Top

國際合作邁向能源新世紀

專題研析

臺澳能源合作專題報告

澳洲為我國已具定期對話往來機制之重點推動國家,具有豐富的天然氣與礦物資源,並為我國長期穩定往來之能礦進口國,雙方並藉由臺、澳輪流舉辦的年度能礦諮商會議,進行能礦議題之意見交流與交換,並探索未來可行之合作領域。本專題報告將研析澳洲能源情勢,並考量我國能源發展需求,研擬本年度臺澳能源合作策略建議,以期加深雙邊能源夥伴關係及擴大能源合作領域。

一、能源基本情勢[1]

(一)能源需求與供給概述

根據BP統計,2016年,澳洲的石油蘊藏量約40億桶原油,占全球石油總蘊藏的0.2%;天然氣蘊藏量約有3.5兆立方公尺,占全球天然氣總蘊藏的1.9%;煤炭蘊藏量則約有1448億公噸,占全球煤炭總蘊藏的12.7%。2016年澳洲石油生產達每日35.9萬桶、天然氣生產達91.2億立方公尺、煤炭生產量299.3百萬公噸油當量(MTOE)。2016年澳洲石油消費量達每日103.6萬桶、天然氣消費達41.1億立方公尺、煤炭消費達43.8百萬公噸油當量。

(二)能源組合與發電結構

根據BP統計,2016年澳洲初級能源消費中,主要仰賴消費化石燃料,其中石油占總初級能源消費之34.6%、煤炭占31.7%、天然氣占26.8%,而再生能源占3.9%、水力發電占2.9%。

根據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資料,2016年澳洲發電總量為257.5TWh,其中燃煤發電為主要電力來源,占發電總量的63%,其次為天然氣,占總發電量的20%,再其次為水力發電、風力與太陽能,分占6%、5%與3%。

(三)能源出口概況

根據BP統計,2016年澳洲出口LNG達568億立方公尺,其中主要輸往亞太地區,日本占總出口量51.4%、中國大陸27.6%、南韓10.7%、臺灣0.5%。當年度煤炭產量約為299.3MTOE,占全球煤炭生產的8.2%,主要出口至日本、中國大陸、南韓、印度與臺灣。澳洲本身並不使用鈾礦,全數出口,具備135萬公噸可採鈾礦的蘊藏量,占全世界蘊藏的31%,亦為世界第3大鈾礦生產國,次於哈薩克及加拿大,大多出口到美國、日本及歐盟,主要產地為南澳、北領地、西澳和昆士蘭。

二、能源政策與主管機構

(一)能源主管機構

澳洲政府委員會(Council of Australian Governments, COAG)為整合境內能源政策與施政方針,於2013年進行能源部門改組,主要由三個機構執行國內外能源政務和兩個機構管轄再生能源及氣候變遷議題。其中,澳洲產業部(Department of Industry and Science, DOI)為2013年能源部門改組所產生的新機關,旗下設有能源部門,專職確保能源內需市場與澳洲能源的經濟成長動能,負責澳洲國內外能源施政。澳洲環境部(Department of the Environment)亦為澳洲2013年因應能源部門改組而成立的新組織,職掌澳洲生態環境議題。2015年9月新政府再度改澳洲產業部為產業、創新暨科學部(Department of Industry, Innovation and Science, DOII)。2016年7月澳洲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總理宣布將所有能源業務全部移轉至由環境部所新改組的環境暨能源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and Energy, DOEE),僅留包含油氣之能礦產業之業務予產業、創新暨科學部。

澳洲政府委員會能源委員會(Energy Council, EC)由COAG與澳洲產業部於2013年成立,為專職處理澳洲國內各地方能礦發展及相關政策的司法審查平台,協調境內各區的能礦供應鏈,以期集中澳洲內在產業動能。目前主要負責監管及改革澳洲能源市場。該委員會職務涵蓋主導澳洲氣電市場、推廣境內能源效率及能礦生產力、促進聯邦、州及領地政府的合作,以及協助能礦發展的經濟性及市場競爭性。該委員會下並由主要3市場機構支持,包含負責制訂法規的澳洲能源市場委員會(Australia Energy Market Commission, AEMC)、負責日常電力及天然氣市場運作的澳洲能源市場營運機構(Australia Energy Market Operator, AEMO)及負責執行國家電力市場規則並對壟斷網絡運營商的監管建議作出判斷的澳洲能源監管機構(Australian Energy Regulator, AER)。

(二)主要能源與資源政策

1.2015年澳洲能源白皮書

澳洲政府為求充分應用國內自然資源及其報酬之最大化,自2015年起將能源發展重點放在增加能源開發及能源效率。藉由多管齊下的施政方針,營造澳洲能源市場的競爭性、提升營運效率及節省成本、鼓勵開發能源資源及技術投資,進而創造就業與擴大出口動能,確保澳洲的長期經濟成長。

在增加市場競爭方面,澳洲政府從供需著手,旨在提高節能動機與平抑物價。在供給端,澳洲政府透過能源資產私有化,增加市場競爭性,增加俱備成本效益的能源供給,並其它減少對能源市場的干預與保護措施;在需求端,未來將重新訂定能源價格(澳洲已於2014年7月取消碳稅),提供消費者反應成本又即時的價格信號,激勵消費者節約能源支出及善用能源的意願。

在提升能源生產力方面,澳洲政府亦兩方面著手。一為由生產力增加供給量,從而降低能源成本;一為提高能源效率,促進高能源效率產品的創新與競爭,達到經濟成長的效果。另以發展更具效率的建築、交通運輸、設備器材為目標,藉由標章或智慧型應用程式提高消費者對產品的辨識力與購買動機。在運輸面,頁岩氣和合成燃料雖然在短期內因成本過高不太可能成為運輸燃料之一,但長期仍有機會。

澳洲政府預期2040年前全球能源需求將較今日成長三分之一,澳洲有機會藉由滿足此需求而有經濟成長,因此須增加勞工生產力及通暢的計畫審核制度(streamlined project approval),吸引外資開發澳洲能源資源及促進相關科技發展。澳洲內部亦致力於提升各政府部門、產業及社群間的資訊共享,以其能進行更好的能源資源成長計畫。澳洲政府已與日本、南韓、中國大陸及印度簽署自由貿易協定,開創澳洲能源新市場。

2.國家能源生產力計畫(National Energy Productivity Plan, NEPP)

2015年12月4日澳洲政府委員會能源委員會發佈國家能源生產力計畫及相關措施之工作計畫(Work Plan),以提供行動藍圖,其於2030年前提升澳洲能源生產力40%,且為有效整合能源效率、能源市場改革與氣候政策,NEPP綜整聯邦政府與業界新舊措施,包含「更加智慧的能源選擇」及「更好的能源服務」兩大類別,其下所屬主題與措施共計34項,以改善整體能源生產力。根據澳洲政府委員會能源委員會2017年11月15日發佈NEPP年度報告,肯定該計畫之進展迅速且成效良好。

3.直接行動計畫(Direct Action Plan)

此計畫屬澳洲環境部(現為環境暨能源部)。該計畫主要透過排放基金(Emission Reduction Fund, ERF)援助減少碳排放及改善環應的目標。澳洲預計在2020年達到2000年碳排放的5%。該計畫另涵蓋210萬澳元的太陽城鎮計畫(2014-2016),提供選定區域民眾申請安裝太陽能發電機、太陽能熱水器及熱水幫浦。

4.資產循環行動(Asset Recycling Initiative)

即能源資產私有化活動。為了建設世界級的基礎建設,澳洲政府於2014年5月2日簽署此計畫,將為期五年,共編列50億澳元預算,撥予聯邦、地方政府及領地政府兩年時間執行出售能源資產的法定程序及規劃基礎建設的時程。地方政府將可獲得售價15%的收入用於其管轄內之基礎建設。另以國家基礎建設時程表(National Infrastructure Construction Schedule)輔助並公布管線建設及出售資產的進展。

5.產業成長中心倡議(Industry Growth Centers Initiative)

澳洲為求轉型為智慧、高價值及出口為主的經濟體,規劃為期四年(2015/2016至2018/2019年)的成長中心計畫,編列2億4千8百萬澳元的預算,設置6個產業成長中心,強化具競爭力產業的競爭優勢及生產力,其中與能源相關的為「油氣與能源」以及「採礦設備、技術及服務」2中心。

6.再生能源目標(Renewable Energy Target, RET)

此再生能源計畫由兩個政府部門執行,澳洲潔淨能源管理機關(COAG Clean Energy Regulator)督導整體計畫,而澳洲環境部(現為環境暨能源部)則負責提供施政建議及計畫執行。該計畫自2001年實施起,根據再生能源進展做年度目標調整。於2011年時該計畫分為大型再生能源目標及小型再生能源目標,其中大型再生能源目標提供廠商財務誘因及許可執照建設大型太陽能、風能及水力發電,小型再生能源目標則是鼓勵安裝小型再生能源裝置。若發展順利,預期能鼓勵投資並創造就業,長期的發電成本及電價可望下降,並減少碳排放。2015年6月23日提出最新修正目標,期於2020年再生能源占澳洲電力供給的23.5%,其中有33,000 GWh來自大型再生能源開發計畫。

7.澳洲國內天然氣安全機制(Australian Domestic Gas Security Mechanism, ADGSM)

澳洲聯邦政府宣布實施澳洲國內天然氣安全機制,正式自2017年7月1日生效,運作至2023年1月1日,以確保有足夠的天然氣供應以滿足澳洲消費者的預測需求,且必要時,得要求限制國內生產液化天然氣出口或尋找新天然氣抵消來源。並且以「2017年海關(禁止出口)修正(液態天然氣)條例」(Customs (Prohibited Exports) Amendment (Liquefied Natural Gas) Regulations 2017)作為指導原則。2017年9月25日,澳洲能源市場營運機構(AEMO)向聯邦政府提交天然氣預測報告顯示,澳洲東海岸天然氣供應短缺問題到明年或將進一步惡化,短缺差額達到107拍焦耳。澳洲政府已與其國內天然氣巨頭達成協議,已於10月3日簽署〈澳洲東岸國內天然氣供應承諾〉(The Australian East Coast Domestic Gas Supply Commitment)。該協議要求東岸LNG出口商必須提供足夠的天然氣,以滿足2018年和2019年的預測短缺。該協議還包括承諾與AEMO討論高需氣量情景下可能發生的任何額外短缺的可能程度及因應措施。此外,LNG出口商必須遵守承諾並受ACCC的監管。此舉為防止澳洲國內出現供氣危機,並避免政府啟動天然氣出口管制措施。

8.國家能源保證(National Energy Guarantee, Guarantee)

澳洲聯邦政府2017年10月已決定放棄澳洲首席科學家芬克爾(Alan Finkel)提出的清潔能源目標(Clean Energy Target, CET)計劃,取而代之的為提供可靠電力供應、降低電價的國家能源保證計畫。因此,澳洲能源安全委員會(Energy Security Board, ESB)2018年2月15日發佈國家能源保證(National Energy Guarantee, Guarantee)諮詢文件,將開啟未來數月的公眾諮商過程中的第一步。該保證計畫之目的為提供澳洲消費者更加可靠、可負擔、潔淨的能源。該保證包含兩部分:1)將設置可靠性保證,以提供每州所需適當水平的可調度能源,如從煤炭、天然氣、抽蓄水電和電池等即時可用的能源中設定,此將由AEMC和AEMO負責制定。2)設定碳排放保證,此將由聯邦政府決定並由AER執行。

9.國家能源安全評估(National Energy Security Assessments, NESA)

澳洲政府2018年5月宣布於今年底前完成液態燃料安全評估(Liquid Fuel Assessment),並於明年中前完成第三次的能源安全評估,前兩次分別於2009年、2011年公布。2019年NESA將考量對澳州消費者提供充足、可靠和可負擔的液體燃料、天然氣和電力之人為和環境威脅。澳洲環境和能源部並將與主要利益關係者就液體燃料評估進行磋商,並就國家能源安全評估進行更全面的公眾諮詢。

10.澳洲能源資源評估(Australian Energy Resources Assessment, AERA)

澳洲政府公佈2018年澳洲能源資源評估,此計畫由澳洲地質科學研究院(Geoscience Australia)和環境暨能源部支持下,對澳洲不可再生及再生能源資源進行整合科學及經濟評估研究,並且將相關資訊數據公開上網,以便於跨能源資源進行比較。

三、能源優勢產業

(一)天然氣、煤、鈾

澳洲為資源豐富國,有極為豐富的氣、煤、礦等蘊藏與供給,其中LNG主要輸往亞太地區,近期隨著北領地之開發,未來有北領地希望成為重要的LNG港口。煤炭蘊藏量有764億噸(昆士蘭Bowen Basin為最大煤炭蘊藏區)。澳洲本身並不使用鈾礦,全數出口,具備135萬噸可採鈾礦(recoverable Uranium)的蘊藏量,占全世界蘊藏的31%,亦為世界第3大鈾礦生產國。

而2018年3月6日澳洲與東帝汶在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簽署一項具有歷史意義的條約,終結兩國間爭論多年的海上邊界,以及就如何共享在帝汶海下的油氣田營收達成協議。這也是成功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進行和平協商進而化解海事爭議的首例。

世界主要油氣公司均於澳洲設立分公司或子公司外,澳洲重要的本土油氣公司包含:Apache Corporation、Arrow Energy、Bass Strait Oil Company Ltd、Beach Petroleum Ltd、Carnarvon Petroleum Ltd、Cue Energy Resources Ltd、Metgasco Limited、Mosaic Oil、Origin Energy、QGC、ROC Oil Company、Santos Limited、Senex Energy Limited、Strike Energy、Stuart Petroleum Limited、Tap Oil Limited、Woodside Energy Limited等。

(二)智慧電網

澳洲推動智慧電網因素包括發展需求端管理、提升供電品質、降低碳排放量、提升再生能源使用、提高能源使用效率等,Standards Australia為標準制訂單位。澳洲為降低碳排放量,及發展需求端能源管理以減少龐大的電廠支出費用,2009年選定在紐卡索、獵人谷與雪梨進行展開1億美元的「智慧電網,智慧城市」計畫,包含智慧電表、時間電價、配電網技術、分散式能源管理等智慧電網技術示範,其中最大示範項目為消費者節能產品與服務試驗。澳洲維多利亞省政府於電力網絡市場的數位轉型中扮演關鍵角色,推動智慧電表的建置。

澳洲新創公司GreenSync透過其新成立的分散式能源交易所(Decentralised Energy Exchange;deX),促進企業、家庭、社區和公用事業進行能源交易,進而將數量龐大且分散的能源資源串聯成為一個彈性與效率都更好的能源網。澳洲能源市場運營機構表示,分散能源資源和能源交易所是促成電網穩定的關鍵,deX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公開交易所,透過雲端運作的負載控制系統負責管理終端需求,事實上就等於是一座虛擬電廠。

 

(三)太陽能

澳洲擁有豐富的日照資源,目前正積極推動太陽能源產業,並設置再生能源目標。澳洲因受到政府多方推廣補貼方案的影響,民眾運用安裝屋頂太陽能板及太陽能熱水器等設備使用率相當普遍。2013年,澳洲有250萬人,即超過10%的人口在家使用太陽能發電;依澳洲政府官方預計,到2050年,太陽能發電將滿足該國29%的用電需求。澳洲目前太陽光電系統安裝量在國家政策強制推動減碳方向及補助下,未來幾年將有相當大的發展潛力。澳洲再生能源署(Australian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ARENA)於2016年9月8日宣布將補助9170萬澳元、於昆士蘭省、新南威爾斯省及西澳省共分12個太陽能發電計畫,以推廣產生482MW的電量,另獲得10億澳幣的總投資額,以促使澳洲太陽能儲存容量將可獲得3倍成長,從240MW成長至720MW。

此外,澳洲家庭及企業安裝太陽能電池板的數量近來大幅上升。能源諮詢公司Sunwiz的數據顯示,2017年3月份有1.5萬個家庭和企業安裝了太陽能電池板,太陽能面板系統總共91MW,達到近5年來的最高水平。據澳洲廣播公司報導,昆士蘭安裝了25MW的太陽能面板發電系統,相當於可為5500個家庭和企業發電,居於全澳首位。新州、南澳和維州的安裝量也在增長。塔斯馬尼亞、北領地和首都行政區的安裝量與之前持平。澳洲總理騰博爾在2017年10月為了減緩電費攀升與供電不穩的問題,宣布捨棄再生能源目標,繼續擁抱火力發電,並在2020年停止對綠能的補助,但澳洲各大州並未停止發展再生能源,目前還是持續支持再生能源產業,且估計2018年太陽能發電量將持續增長,並倍增達到14GW。

(四)二氧化碳捕獲與封存

澳洲環境暨能源部預估2020年減碳目標有可能因經濟發展帶動之煤電用量及工業活動遭受挑戰。二氧化碳的捕獲與封存計畫,被世界各國視為解決溫室氣體排放的可行方案之一。而澳洲政府因近期在仍大量使用燃煤電廠的前提下,為達到減碳目標、降低溫室氣體排放量,更是投入相當多的經費及人力。由政府資助相關機構,致力於減碳相關技術、碳捕獲與封存工作。早自2003年澳洲便已啟動碳捕獲與封存計畫,並設立二氧化碳科技研究中心以發展相關技術,並陸續發展碳捕獲與封存的大型旗艦計畫。

四、國際合作現況

(一)國際合作概況

澳洲政府在推動能礦領域國際合作方面,主要藉由雙邊與多邊的能源對話進行實質合作的推動,主要負責的單位為環境暨能源部和創新、產業暨科學部。歷年來雙邊與多邊合作平台如下所示,按應持續運作中,但部分平台無相關公開或更新資訊。

1.雙邊合作

(1)與中國進行官方級別能源與資源論壇

澳洲與和中國於2000年成立官方級別「澳中雙邊能源和資源合作對話」(Australia-China Bilateral Dialogue for Energy and Resources Cooperation, BDERC),進行雙邊交流。第8次會議已於2017年2月在中國北京舉行,次屆將於澳洲舉辦,日期未定。此外,在中國李克強總理2017年3月訪問澳洲期間,澳中兩國同意建立部長級能源對話(Ministerial Energy Dialogue),但第1次部長級能源對話的日期尚未確定。

(2)與德國透過「澳德能源與資源工作組」進行交流

澳洲與德國在2017年11月3日於澳洲伯斯成立「澳德能源與資源工作組」(Australia-Germany Energy and Resources Working Group, ERWG),並召開啟始會議,以推進兩國雙邊的能源轉型。

(3)與印度藉由「澳印能源對話」交流

年度舉辦的「澳印度能源對話」(Australia-India Energy Dialogue)是為兩國部長級、討論雙邊能源和資源參與的主要論壇。目前正在建立有四個工作組,以支持能源對話,包含再生能源和智能電網、電力與能源效率、煤炭與礦產、石油與天然氣。下屆會議日期未定。

(4)與日本透過「澳日能礦諮商高階組」進行交流

「澳日能礦諮商高階組」(the Australia-Japan High-Level Group on Energy and Minerals Consultations, HLG)為兩國間主要能源及資源合作論壇,由日澳雙方輪流舉辦,上一屆已於2017年12月5日至6日於日本舉行。

(5)與韓國進行能礦合作

澳、韓國兩國政府30多年來在能源和資源領域進行密切合作。2005年10月,韓澳能源諮商組(Korea-Australia Energy Consultations Group)和韓澳礦產資源開發委員會(Korea-Australia Committee for Mineral Resources Development)合併成為「澳韓能源和礦產資源磋商與合作聯合委員會」(Australia-Korea Joint Committee for Energy and Mineral Resources Consultations and Cooperation, JCEM),以交換兩國能源和能源資源的發展,包括貿易、投資、技術和政策諮商。次屆會議預計2018年在澳洲召開。

2.多邊合作

澳洲政府與產業界和外國政府合作,創造澳洲能源商品、產品、技術和服務之出口機會,並加強國內和區域的能源安全。而澳洲為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能源憲章(Energy Charter Treaty, ECT)、國際能源論壇(International Energy Forum, IEF)、國際再生能源署(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IRENA)、氣候變遷跨國政府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碳封存領袖論壇(Carbon Sequestration Leadership Forum, CLSF)及G20之成員。澳洲能礦政策重點通過參與以下組織/論壇活動而精進,包含潔淨能源部長會議(Clean Energy Ministerial, CEM)、能源效率合作國際夥伴(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Energy Efficiency Cooperation, IPEEC)、亞太經濟合作能源工作組(APEC Energy Working Group, EWG)等。

(二)與我國合作概況

1.與我國的能礦貿易概況

2016年澳洲為我國進出口貿易國家第12名夥伴,臺澳貿易總額達近91.8億美元。澳洲為臺灣第14大出口國,我對澳洲出口總額為30.8億美元;為臺灣第9大進口國,進口金額達60.9億美元。根據台經院產經資料庫統計,2016年我國進口澳洲化石燃料達新台幣882.9億元,出口84.3億元;進口澳洲太陽能電池10.2萬元,出口太陽電池及光電模組達2.98億元;進口澳洲LED照明達55.8萬元,出口LED照明達1.32億元。

除了中東之產油國外,澳洲一直是我國數種礦物及金屬最主要之供應來源之一,其中鐵礦、鹽、矽砂等數種占我國該類礦物進口量之第1位;煤、鐵、鹽、矽砂等則占該類進口值第1位。在煤炭部分,2016年,我國自澳洲進口34百萬公噸,占我國進口煤炭52%為第1位;在天然氣部分,澳洲為我國第5大天然氣進口國,占比為1.8%,進口量為26.3萬公噸。2012年1月10日,台灣中油公司與澳洲Ichthys LNG Pty Ltd簽署為期15年之LNG採購契約,原預計自2017年的第3季起,開始執行投入生產與首航臺灣,每年合約供氣量為175萬公噸,未來自澳洲進口天然氣的比重將為更為擴大。

2.與我國政府/民間合作現況

(1)官方

經濟部能源局自1993年起,藉由與澳洲政府合辦臺澳能礦諮商會議,進行臺澳在能源合作議題上之溝通,迄今已歷經22屆會議,討論議題涵蓋最新能源政策趨勢、傳統能源與礦產供需概況,亦探討潔淨能源、能源效率及產能與基礎設施之投資議題。近期並藉由年度策略夥伴行動計畫之簽署,推動雙邊合作項目。2017年第22屆會議已於9月13至14日在澳洲坎培拉舉辦;2018年第23屆會議預計將於8月底在臺灣臺北舉辦。

分析歷屆臺澳能礦諮商會議研討會議之議題,雙方除固定就政策發展概況、能礦投資貿易機會、潔淨能源合作等議題進行資訊交流分享,議題細項與分類則隨每年度雙方之興趣與重點有所變化。如第20屆、第21屆回歸整體技術之發展概況;第21屆則首度納入區域能源安全議題進行討論;第22屆則兩國則分別針對其優先重點之潔淨與再生能源發展進行報告,澳方並安排澳方企業簡報場次。

表1:近3屆臺澳能礦諮商會議議題表

議題/屆別

第20屆(2015年)

第21屆(2016年)

第22屆(2017年)

議題一

政策發展概況

能源政策

政策發展概況

議題二

能源和礦業投資與貿易機會含(低排放化石燃料技術)

潔淨與再生能源之推動(含低排放燃料技術、潔淨與再生能源技術發展、能源效率提升)

能源效率

議題三

潔淨能源合作

(電網管理與再生能源整合、潔淨能源技術發展、能源效率及生產力)

能源和礦業(含石油與天然氣、煤炭、鈾礦及礦物)

潔淨及再生能源(含氫能、智慧電網、水力發電)

議題四

臺澳雙邊合作之促進

區域能源安全

資源政策概況

議題五

 

臺澳雙邊合作之促進

石油及液化天然氣

議題六

 

 

煤炭、鐵礦砂與礦物

議題七

 

 

能源與資源之貿易與投資

議題八

 

 

企業簡報

議題九

 

 

再生能源投資之創新政策

 

參訪活動

  1. 澳洲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能源中心
  2. 查理斯達爾文大學北澳油氣中心
  1. 台電立霧溪發電廠
  2. 台泥和平廠鈣迴路捕獲二氧化碳設施
  1. 澳洲國立大學工程與計算機科學院下能源領域研究群組
  2. 培拉技術學院再生能源技術-卓越中心及ITP再生能源鋰離子電池測試中心
    1. 澳洲地質科學組織
 

資料來源:台經院彙整。

(2)民間

我國國經協會持續藉由與澳台工商委員會合辦臺澳經濟聯席會議進行年度交流,討論雙邊貿易與合作(包含能礦議題),2017第31屆臺澳能礦諮商會議已於9月15日在澳洲新堡舉行。第32屆則將於2018年8月底在臺灣臺北與第23屆臺澳能礦諮商會議接續舉辦。

我國近年亦擴大在澳洲的投資計畫,包括台電班卡拉煤炭投資計畫、中鋼公司Sonoma投資計畫,以及台灣中油公司在澳洲之AC/P21、NT/P76礦區合作探勘及生產,成為我國能礦資源的重要來源。此外,中油公司為擴增自有油源,提高能源供應穩定性,與澳洲Shell Development (Australia) Proprietary Limited合作油氣探勘開發,並於2013年2月27取得該公司在澳洲西北海域Prelude天然氣田開發生產計畫5%權益。

臺澳雙邊亦建立不少產學研間的合作交流管道,如2009年我國工研院與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UNSW)的太陽光電工程中心就「先進矽晶太陽電池技術」簽署合作備忘錄;澳洲於2010年邀請我方台電公司、台灣中油、中鋼公司與工研院加入全球碳捕捉與封存協會(GCCSI)會員,以利雙方能更進一步從事CCS技術之合作。2017年臺澳能礦諮商會議上,工研院與澳洲國立大學(UNSW)亦簽署合作備忘錄,推動再生能源發展合作。

我國裕民航運領先加入綠色走廊(Green Corridor)專案,聯合澳洲主要礦商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力拓集團(Rio Tinto)、FMG集團,船東商船三井(MOL),以及挪威船級社(DNV‧GL)、伍德賽德能源公司(Woodside Energy)、上海船舶研究設計院(SDARI),共同研究建造液化天然氣燃料動力Newcastlemax海岬型散裝貨輪,第一階段成果已於2017年6月1日在挪威奧斯陸Nor-Shipping event發表,證明了LNG燃料動力船的經濟與技術可行性,有助推動並打造澳洲與中國大陸之間鐵礦石和煤炭貿易的綠色走廊。

而在離岸風電合作方面,2018年2月上緯及澳洲麥格理資本(Macquarie Capital)合作開發的海鼎風電已與德國EnBW(Energie Baden-Württemberg AG)簽訂合作協議,於彰化持續進行離岸風電開發。3月為響應臺灣再生能源政策、擴大臺灣離岸風電產業鏈合作,上緯及澳洲麥格理資本(Macquarie Capital)和台塑及台朔重工簽署合作備忘錄,推進離岸風場之風力發電機葉片材料在地化及台朔重工成為離岸風電水下基礎結構之供應商。

五、2018年度臺澳能源合作策略

我國能源供給98%仰賴進口,因此對於能源安全議題十分重視。澳洲為資源豐富國,有極為豐富的氣、煤、礦等蘊藏與供給,與我國進口能源需求,恰為供需互補關係,因此長期維持穩定的能礦領域合作,創造雙贏。

(一)整體合作策略思維

1.穩定臺澳能礦貿易關係

持續鞏固臺澳雙邊能礦貿易關係,確保天然氣及礦物資源合作,並持續就礦區、產業等投資資訊進行交流,以強化我國能源供應安全。

2.深化區域能源安全合作

持續關注澳洲資源政策動向與國內天然氣安全機制情勢更新,以推動臺澳雙邊能源安全合作,並擴及區域能源安全合作。

(二)年度合作推動策略

1.透過年度臺澳能礦諮商會議進行雙邊能源對話交流

自1993年起,每年藉由經濟部能源局與澳洲政府輪流易地主辦的臺澳能礦諮商會議進行交流,本團隊建議依往例透過此平台進行雙邊能源對話,並透過參訪活動或民間產業交流會議增進雙方對能源產研發展進程之理解,奠定雙邊技術與商務合作之基礎。透過會前徵詢澳方需求與參訪目標、徵求雙邊合作提案,並同步詢問我方提案單位參訪接待意願,以規劃雙邊聚焦之議程與參訪行程。並透過合作提案徵求、籌備會議與正式會議參與的邀請,鼓勵並擴大產業界之參與。會後彙整會議討論概要或可提供給相關需求單位了解最新臺澳官方能源合作議題進展,藉以擴大資訊共享及辦理雙邊能源會議之效益,亦可作為其它單位推動主題式雙邊能源交流訪問或合作計畫之參考。會後並將進行會議執行成果分析,並根據會議執行情形,評估與修正未來合作策略建議,以作為後續推動與拓展雙邊能源合作活動規劃之參考。

根據過去會議執行與分析結果,初步列出本屆會議可探討之合作議題如下表所示:

表2:第23屆臺澳能礦諮商會議議題之建議

建議合作議題

建議研討內容

能源與資源政策交流

雙方可就澳洲最新能源政策、我國能源轉型白皮書進展進行分享與意見交換。特別是澳洲新及再生能源發展方向、電力市場改革、澳洲國內天然氣安全機制、油氣探勘等議題。

資源合作

持續能礦資源(如天然氣、石油、煤礦、鐵礦砂)礦區投資、探勘、採購等資訊的交換,並尋求與擴大能礦領域之貿易與投資機會,以為我國能源供應建立更穩固且長期之合作基礎,並可就區域能源安全進行討論。

潔淨能源技術及產業趨勢

  1. 能源效率:政策面節能法規與計畫之推動成效;技術及市場面則可探討節能相關產品與服務(如LED、節能建築、ESCO等)
  2. 再生能源(太陽能、風能):可探討太陽能電池及PV系統測試及於澳洲建立臺灣太陽能示範場域之實質合作進展,就雙方推動離岸風電布置進展進行經驗交流、更新雙方最新技術發展現狀,尋求產學研合作之可行性。
  3. 儲能、氫能與燃料電池:關注澳洲氫能發展現況、海外供應鏈推動進展、燃料電池等技術發展,並探討臺澳科研合作可行性。
  4. 淨煤技術:化石燃料電廠仍為臺澳雙方重要發電來源,故高效率電廠與淨煤技術值得雙方進行交流,以達減碳目標。
 

資料來源:台經院彙整。

2.透過APEC場域提出能源倡議並參與能源相關會議

未來可透過與澳洲共同推動APEC倡議,增加我國對提案倡議與計畫之影響力,以適時宣導我國能源領域發展之最佳案例。運用APEC場域強化之互動,建立國際合作人脈,擴大對國際能源組織之接觸,將我重視之能源議題擴散至其他國際組織。此外並宜積極參與APEC能源相關會議,透過多邊場域促進多邊與雙邊之深化交流。

3.鼓勵產學研機構進行合作

(1)能源投資與貿易

澳洲天然氣資源豐富,各大國際性油氣公司亦致力於開發LNG計畫及礦區計畫,目前中油公司已與澳洲相關LNG供應商簽有採購契約或採購預定契約,台電公司方面亦自澳洲採購燃煤,未來並對LNG有自購需求。因此,未來宜持續與澳洲政府、LNG計畫相關供應商保持商業聯繫,以獲取最新投資合作訊息、評估礦區取得之可行性。

(2)共同研發計畫及會議參與

透過臺澳能礦諮商會議年度策略夥伴行動計畫之簽署,聚焦雙方共同感興趣之優先議題,進行合作研發與經驗交流。各單位並可透過相關會議之參與,與對口單位深化和合作項目之討論。配合臺澳雙邊能源政策發展,未來我國或可優先與澳洲合作的議題包含天然氣、淨煤技術、再生能源、能源效率、儲能、能礦資源貿易與投資議題。

參考文獻

  1. “Customs (Prohibited Exports) (Operation of the Australian Domestic Gas Security Mechanism) Guidelines 2017”

  2. 《產業》台電能源轉型,上緯、麥格理、EnBW願助一臂之力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80329001220-260410
  3. 2017年澳洲太陽能儲存容量將可獲得3倍成長http://australia.org.tw/tpeichinese/solar_installed_capacity.html
  4. Australia - Energy System Overview ENERGY https://www.iea.org/media/countries/Australia.pdf
  5. Australia: Heat and Electricity for 2015 http://www.iea.org/statistics/statisticssearch/report/?country=AUSTRALI&product=ElectricityandHeat&year=2015
  6. Australian Energy Resources Assessment  http://aera.ga.gov.au/#!/home
  7. Australian Energy Resources Assessment https://www.energy.gov.au/news-media/news/australian-energy-resources-assessment
  8. Australian Petroleum Statistics 2018  https://www.energy.gov.au/publications/australian-petroleum-statistics-2018
  9. BP 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 June 2017 http://www.bp.com/en/global/corporate/energy-economics/statistical-review-of-world-energy.html
  10. CLSF http://www.cslforum.org/aboutus/index.html
  11. CLSF Project Summaries https://www.cslforum.org/cslf/Projects/Summaries
  12. CSIRO取得重大技術突破 氫能源或成為澳洲未來能源出口支柱http://www.epochtimes.com/b5/17/5/12/n9133303.htm
  13. Department of Industry, Innovation and Science http://www.industry.gov.au/Pages/default.aspx
  14. Department of the Environment and Energy https://www.energy.gov.au
  15. Energy security assessments https://www.energy.gov.au/government-priorities/energy-security/energy-security-assessments
  16. Energy Security Board National Energy Guarantee - Consultation Paper http://www.coagenergycouncil.gov.au/publications/energy-security-board-national-energy-guarantee-consultation-paper
  17. Energy White Paper http://ewp.industry.gov.au/
  18. Executive Board https://www.ief.org/about-ief/organisation/executive-board.aspx
  19. GEMS Act Review discussion paper released https://www.energy.gov.au/news-media/news/gems-act-review-discussion-paper-released
  20. Industry Growth Centres http://www.business.gov.au/advice-and-support/IndustryGrowthCentres/Pages/default.aspx
  21. IPCC Structure http://www.ipcc.ch/organization/organization_structure.shtml#
  22. List of Annex I Parties to the Convention http://unfccc.int/parties_and_observers/parties/annex_i/items/2774.php
  23. List of IPCC Countries http://www.ipcc.ch/pdf/ipcc-faq/ipcc_members.pdf
  24. Major oil and gas companies in Australia https://www.engineering.unsw.edu.au/petroleum-engineering/what-we-do/the-oil-and-gas-industry-in-australia/major-oil-and-gas-companies-in-australia
  25. National Energy Productivity Plan (NEPP) https://www.energy.gov.au/government-priorities/energy-productivity-and-energy-efficiency
  26. Resources and Energy Quarterly March 2018 https://industry.gov.au/Office-of-the-Chief-Economist/Publications/ResourcesandEnergyQuarterlyMarch2018/index.html
  27. The Australia-India Bilateral Relationship in 2017: Stable, Static and Newly Significant http://www.futuredirections.org.au/publication/australia-india-bilateral-relationship-2017-stable-static-newly-significant/
  28. The Australian Domestic Gas Security Mechanism https://industry.gov.au/resource/UpstreamPetroleum/AustralianLiquefiedNaturalGas/Pages/Australian-Domestic-Gas-Security-Mechanism.aspx
  29. The Energy White Paper - at a glance http://ewp.industry.gov.au/
  30. The Renewable Energy Target (RET) scheme http://www.environment.gov.au/climate-change/renewable-energy-target-scheme
  31. Vietnam Energy Efficiency Standards and Labeling Programme http://www.environment.gov.au/energy/international-engagement/vietnam-programme
  32. 上緯、麥格理資本與台塑簽署合作備忘錄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80301003864-260410
  33. 上緯及麥格理資本將與德國 EnBW 合作開發 2GW 之海鼎風電,推動台灣離岸風電發展https://technews.tw/2018/02/12/swancor-macquarie-capital-enbw-offshore-wind/
  34. 規畫10年南半球最大風電廠動工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599/2979690
  35. 裕民進軍新能源船舶 發表LNG動力船https://udn.com/news/story/7241/2497796
  36. 澳洲、東帝汶劃定海上邊界 共享油田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paper/1182087
  37. 澳洲太陽能裝置量逐年攀升,今年發電量可望翻倍達14GW https://pv.energytrend.com.tw/news/20180213-14308916.html
  38. 澳洲成立分散式能源交易所 串聯分散資源為網路http://www.digitimes.com.tw/iot/article.asp?cat=158&cat1=20&cat2=50&id=0000523252_TVP3AMQO4VBFLL37V4J3H&social_share=y
  39. 澳洲政府棄清潔能源目標推新電力計劃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0/17/n9740943.htm
  40. 澳洲家庭及企業對太陽能需求創5年新高http://www.epochtimes.com/b5/17/4/14/n9036876.h

[1] 澳洲環境暨能源部(Department of the Environment and Energy, DOEE)於2018年5月18日發佈之〈澳洲石油統計259及260期〉(Australian Petroleum Statistics - Issues 259 and 260, February and March 2018)與澳洲產業、創新暨科學部(Department of Industry, Innovation and Science, DIIS)發佈之2018年3月份〈資源及能源季報〉(Resources and Energy Quarterly)中之統計資訊,可粗略推估澳洲2017年石油生產資訊。依本研究估算,2017年澳洲生產原油8386ML,天然氣年度生產1138億立方公尺,液化天然氣年度出口742.2億立方公尺。澳洲主要出口原油及其他精煉原料至美國、印尼、新加坡、南韓、中國和日本。2017年度煤炭生產2972Mt,出口373Mt,主要出口至日本、中國、南韓、臺灣、印度等地。上述僅提供油氣、煤炭生產及部份出口資訊,本篇第一部分為求資料之完整性,統計數據仍以BP與IEA為主,更新至2016年度。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