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國際合作邁向能源新世紀

專題研析

臺日能源合作專題報告

為協助加強與能源合作國家之交流、鼓勵能源企業參與既有雙邊能源對話平台及拓展雙邊能源商機,本專題報告首先將研析日本能源情勢,並配合我國能源發展需求,研擬本年度臺日能源合作策略建議,以期加深雙邊能源夥伴關係及擴大能源合作領域。

一、日本能源發展背景與趨勢

(一)能源與電力供需組合概述

日本的能源蘊藏量很少,十分仰賴化石燃料之進口,2016年進口能源依存度為94%。在能源自給率方面,日本2010年能源自給率為19.6%,因2011年福島核災後陸續停止核電廠運行,一度降至約6%[1],待針對核能實施新規制標準及部份核電廠通過審查而重新啟動後,2016年能源自給率回升至8.4%。

在初級能源消費方面,BP統計資料顯示2016年日本的初級能源消費量為445.3百萬公噸油當量,其結構為41.4%的石油、26.9%的煤炭、22.5%的天然氣、4.2%的再生能源、4.1%的水力與0.9的核能。日本2016年之初級能源消費較2015年降低0.4%,連三年微幅減少。

在發電量方面,IEA統計日本2016年約產電1,017.8 TWh,41%來自天然氣,34%來自煤炭,7%來自石油,8%來自水力,4%來自生質燃料與廢棄物,4%來自太陽能,2%來自核能,0.5%來自風及0.2%來自地熱。日本政府統計顯示其發電量自2013年起呈下降趨勢,再生能源占比漸增。

(二)能源進出口現況

依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統計,2016年原油輸入量則約為每日約322萬桶,主要由中東進口;液化天然氣則進口108BCM,主要從澳洲、卡達與馬來西亞進口;煤炭出口量為2328公噸,進口量為1.9億公噸,主要來自澳洲和印尼。自2010年以來,日本液化天然氣的輸入量增加,提供穩定的電力供給。日本鑒於對中東的原油依存度達86%,積極確保與中東產油國的合作關係,並多元化進口來源以分散風險。

二、日本重要能源政策與發展現況

日本鑒於對能源進口的高度依賴性而欲改善國內能源供需與消費結構,自2002年6月起推動《能源政策基本法》[2],作為研擬《能源基本計畫》之法源,藉以規劃與推動中長期能源發展策略。2014年修訂之《能源基本計畫》以3E+S為能源政策主軸,即在安全(Safety)為前提之下,追求能源穩定供給(Energy security)、能源效率(Energy Efficiency)以及環境(Environment)等三方平衡。此次計畫修改促成《長期能源供需預測》,促成《新節能政策》及《能源革新戰略》等能源相關政策之擬定,引導日本能源發展[3]。2017年8月日本啟動第5次《能源基本計畫》之修改討論,以實現2030年能源節約及能源組合之目標,日本政府目標於今(2018)年夏季完成修訂[4]

此外,日本為實現巴黎協定之承諾,2017年在經濟產業省下新設「能源情勢會議」,藉以研擬達成2050年減碳承諾之長期能源發展策略[5]。截至2017年12月,此會議就地緣政治、核能之定位與發展方向、再生能源發展、火力發電廠的應用、儲能電池與電動車的發展潛力,以及技術革新之需求等議題進行討論,另探討日本透過技術革新、人才培育與對海外的貢獻成為世界領導者的可能性。其研討成果亦將納入新版《能源基本計畫》之中。

以下將就近期日本重要能源政策施行成果及未來發展方向進行說明與研析:

(一)再生能源

日本自2012年導入FIT制度,依再生能源類型與裝置容量訂定不同的費率與收購期間,然而除了太陽能,其它再生能源的發展受環境影響評估的程序及經濟以外的因素阻礙。在高水準的躉購價格之下,蓬勃發展的太陽能使電力系統出現極大成本壓力,亦衍生輸電議題。為此,日本於2016年5月通過《再生能源特別措施法》修正案,實施新認證制度與新電價制度,以解決過多的太陽能申請數量問題、重新設計電大戶之附加費制度及配合電力系統改革。另外,日本於2017年11月首次試行新設大規模太陽能電廠招標[6]。日本政府預計自2018財年起每年進行2次招標,藉以降低再生能源電力之售價。

日本在發展再生能源發展的過程中,於地熱及生質能方面受到較多挑戰。其中,地熱主要面臨地方溫泉業者抗爭議題,生質能電廠則需確保燃料供給及補助期間結束後的退役問題。如今日本為大量導入再生能源,正針對降低發電成本、改良電網設計、提升電力系統的調整能力(含建設容量市場、開發蓄電池及善用氫能等)及整備支持長期電力發展的環境(包含確保土地與設備、開始運轉期限、廢棄辦法及海域利用規則)等課題進行研商。

(二)能源節約

日本在1979年實施之《能源使用合理化法》(或稱節能法)為其重要節能法律,以確保能源安全及降低對石油的依存度為目標,針對工業、住宅、商業和運輸部門制定法律,迄今已歷多次修訂[7]。而自1998年實施之領跑者制度,則設定機械、機器及其它使用能源的商品制定能源效率目標,依據產品性質對企業設定3年至10年達成能源效率目標之義務。此辦法不影響消費者對商品價格的負擔,而能促進企業爭相進行技術革新。日本於2016年2月發布新節能政策,以支援《長期能源供需預測》的目標,並期望藉由節能達到穩定日本國內能源供需、減少產業與家庭之能源支出,以及業者能源生產效率之效。

依據《長期能源供需預測》,日本目標在2030年節省約5030萬公秉之能源,預期節能成果分別有約32%來自運輸部門、約24%來自商業部門、約23%來自家戶部門及約21%來自工業部門。迄2015年,日本已成功節約600萬公秉之能源,其中運輸達成15%部門目標、商業達成10.3%部門目標、家戶達成9.5%部門目標及產業達成15%部門目標。目前日本政府正在研討增進企業間及運輸事業者間之節能合作、加速電動車及燃料電池車普及、促進家電機器的節能技術(IoT、人工智慧及活用數據資料等)及推動零耗能住宅與建物之辦法。

(三)氫能社會

日本自宣布2015年為氫能發展元年以來,陸續於能源白皮書中發表氫能社會願景,並於2016年之新節能政策及能源革新戰略中擘劃氫能應用方式。2017年時,日本進一步於3月發佈「零排碳氫能工作小組報告書」,說明建立零排碳氫能供應鏈的計劃;於同年12月正式發佈《氫能基本戰略》,以期增加能源自給率及消減碳排放量。其戰略內容將包括:(1)實現低成本氫能應用;(2)開發國際氫能供應鏈;(3)擴大再生能源導入與振興地方經濟;(4)發電應用;(5)運輸應用(含規劃加氫站配置、推廣燃料電池巴士與堆高機、開發燃料電池卡車及小型船舶等) ;(6)探索氫能於產業製程與熱利用之可能性;(7)燃料電池技術應用;(8)活用氫能製造技術與研發燃料電池;(9)爭取主導國際標準制定及(10)促進國民理解及區域合作等。日本欲實現氫能社會,持續就氫能供給面、應用面及燃料電池應用(採天然氣)等面向進行整體政策規劃與策略性佈局。

(四)電力與天然氣市場自由化

1.電力市場自由化之現況與發展

日本自1995年起研討電力市場自由化,以確保穩定電力供給、儘可能控制電價、增進消費者選擇與拓展新商機為目標,並於2015年起分3階段實施。第一階段為建立電力廣域運營推進機構(OCCTO)及電力市場監督委員會(EMSC);第二階段為於2016年開放電力零售市場;第三階段為於2020年開放輸配部門及零售電價之制定。截至2017年12月14日,日本共有447件零售供電業者登錄在案,較1月新增73件,但有75件尚未有營運實績,另有14件取消登錄。

日本電力自由化的挑戰在於平衡市場與政府的角色,以達到最適能源組合。在調和電力系統及再生能源方面,日本規劃未來輸配電業者將透過批發市場供應再生能源電力,並增進網絡共享及成本分攤;在避免缺電的投資方面,日本將引進容量機制、修改FIT法案及促進再生能源多樣化;在確保適當的電力組合方面,日本將確保零碳電力資源(Zero-carbon power source)的比率並為化石燃料電廠引進熱效率指標。未來日本將就基載電力市場、間接送電權、容量市場、供需調整市場及非化石價值交易市場等進行研討,以期建立新市場制度設計。

2.天然氣市場自由化之現況

日本經濟產業省自2017年4月1日起實施天然氣零售市場自由化,迄2017年12月7日共有51家企業完成登錄;其中共有15家企業以天然氣市場自由化為契機,開始向一般家庭供應天然氣(包含越境販售業者)。因天然氣零售市場自由化,天然氣市業者與其它能源業者互相競合,產生多元的訂價方案與服務,例如提供撫養學齡前兒童之用戶價格優惠、集點換商品之活動、監控服務(通報用量異常)、即時水電相關服務,以及視覺化服務(用戶可登入官網查詢都市天然氣與電力的使用量與費用)等。

(五)核能

依據日本經產省資源能源廳(簡稱ANRE)統計,截至2018年3月日本有5個運轉發電的核能機組[8],有7個核能機組通過審查正準備運轉作業。目前日本除已決定永久關閉17個核電機組外,尚有12個停轉的核能機組正在進行重啟安全審查作業。雖然日本在2014年修訂之《能源基本計畫》將核能重新定位為基載電力,但核能在能源組合的角色仍待第5次《能源基本計畫》修法討論完成後才能確認[9]。自福島核災以來日本已提高核電廠的安全規範,然地方團體的反對拖累重啟核電廠的進度,危及日本電力供給穩定及減碳承諾,使日本面臨增設核電廠或改建現有核電廠之抉擇。

三、日本主要能源產研發展趨勢

(一)化石燃料

日本為亞洲主要LNG進口國之一,在2017年LNG產銷會議上展現在亞洲推廣LNG的決心,不但表示將提供經費支持亞洲國家營建基礎建設,更將持續角逐建立亞洲LNG中心的機會。

在化石燃料發電技術發展方面,日本著眼於新興國家目前對化石燃料依存度高的現實以及對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育的需求,積極推動高效率火力發電廠的技術。日本除了在APEC提倡「高品質電力基礎建設倡議」,更企圖在於2020年推動氣化複循環發電系統(IGCC)等次世代火力發電技術。日本其它有關火力發電技術之發展方向包含開發IGFC(煤炭氣化燃料電池複合發電)技術、火力發電廠之二氧化碳分離及利用技術,以及燃煤及天然氣發電廠之高效率發電技術等項目。

此外,日本於電廠導入IoT與AI解決方案,藉由監控及縮短偵錯及停機時間提升電廠發電效率,相關廠商有丸紅、東芝、三菱日立電力系統與東京電力等,其業務已前進泰國、菲律賓及印度等國家。

(二)太陽能

日本為全球主要太陽光電市場之一,2016年世界排名第4,累積裝置容量則為世界第2,僅次於中國。日本規劃2030年太陽能將占7%的發電量,裝置規模可達64GW。IRENA統計日本於2016年約有41.6 GW太陽能裝置量,尚有發展空間。日本主要太陽能業者有京瓷、三菱電機、三菱重工、夏普與Solar Frontier等。

雖然2017年日本太陽能市場因FIT的調降與併網限制而產生萎縮,部分太陽能業者已宣布破產[10],亦有部分日本廠商轉向補助金額高的住宅太陽能發電市場。未來,日本可望因推動建築節能與零能耗(Zero Energy House, ZEH),推升住宅太陽能市場的成長。富士經濟分析未來日本對遠端服務、維護服務等太陽能系統相關服務業的需求將持續增加。整體而言,日本太陽能產業持續朝高效太陽能模組、儲能設備、即時監控系統與整合性能源方案等方向發展。

(三)離岸風力

依據GWEC報告,日本於2016年底總計有3,324 MW的風機裝置容量。日本政府目標於2030年架設10 GW風力發電裝置容量,其中有0.82GW的離岸風力,然因日本離岸風力產業尚未準備完成,預計經過幾年的醞釀日本離岸風力技術才會真正趨於成熟,裝置量方能大幅增加。日本主要風力事業廠商有電源開發株式會社(J-Power)、日本風力開發株式會社、Eco Power、北海道Clean Energy Factory(簡稱CEF)等,風機廠商則有三菱重工、日立、東芝及日本製鋼所(Japan Steel Works, Ltd.)等。

2017年青森、岩手、秋田等日本東北地區北部之風力發電計畫因為電網負荷能力不足,陷入停擺,凸顯需解決輸電網方面的問題。日本風力發電協會(JWPA)指出日本短期內應克服併網、發展預測發電量技術、在北海道建立儲能設施,以及解東北北部區域輸電線路容量不足問題;中長期則需策略性善用廣域系統,才有望擴大應用風力發電。日本依其氣候與地理環境,將積極開發可適應颱風與雷擊之風力發電機。

(四)燃料電池

日本為全球主要燃料電池市場之一,期望於2020年東京奧運會展現世界氫能社會的領導風範。日本除了推廣加氫站與氫能電動車,亦將氫能的運用從家用氫能燃料設備、再生能源儲能電池、其他氫氣運輸工具(Hydrogen Energy Carrier)以及緊急備用能源等領域。日本的主要氫能研究機構為新能源產業技術開發綜合機構(NEDO)與產業技術綜合研究所(AIST)。2017年12月世界首座氫能市政供電設施建於神戶市。

日本豐田汽車於2014年推出全球第一部進入量產的燃料電池汽車Mirai,現與日產與本田等企業合力推動加氫站之建設。日本千代田化工建設公司及川崎重工業公司於2016年起各自研析從汶萊或澳洲以化石燃料製氫並運輸回日本之辦法[11]。2017年3月日本發佈之「零排碳氫能工作小組報告書」指出氫能發展的四個面向,分別為(1)因應再生能源擴張的電轉氣(Power-to-gas)技術;(2)氫能供應鏈之低碳化;(3)海外零排碳之氫能調配及CCS技術應用;(4)制定擴大零排碳氫能應用的方向。

 

(五)生質能

日本重視生物質在抑制溫室氣體排放、建構循環社會、活用農山漁村資源及改善區域環境的優點,除了鼓勵與燃煤電廠進行混燒,亦鼓勵興建生物質電廠。雖然日本推廣生質能源地產地消,然而在生質能的FIT價格高於太陽能與風力之情境下,日本企業積極拓展海外料源,並陸續提出使用海外進口燃料之大型生物質電廠計畫。相關廠商包含中部電力、丸紅、住友商事、三井物產及Erex集團等。

(六)地熱

日本獨立行政法人石油天然氣和金屬鑛物資源機構(Japan Oil, Gas and Metals National Corporation, JOGMEC)預估日本的地熱資源儲量超過23 GW,僅次於美國、印尼,居世界第3位。日本地熱協會截至2016年6月的統計資訊則顯示日本有40座地熱發電廠,總裝置容量為520MW,排名世界地10大,主要業者為東北電力公司、九州電力公司、東京電力公司等。

此外,Frost & Sullivan公司研析日本地熱市場在欠缺政府誘因、嚴格保護國家公園及欠缺社會認同的情形下,低溫地熱(Low Temperature Geothermal Power, 溫度低於120度C)可望異軍突起,開發潛力可達7.5 GW,已建置MW級低溫地熱之日本業者有出光興產公司、Orix公司及中央電力公司等。

四、日本在能源領域之國際合作現況

日本為全球十大經濟體之一,積極進行雙邊與多邊之能源合作事務,在2017年發佈之《能源革新戰略》中更揭示將以拓展海外能源市場作為政策目標的一部分,以期帶動能源投資與經濟成長。日本除了透過官方訪問與各國洽商能源合作,亦務實建立實質能源夥伴關係。

研析日本政府之雙邊能源合作活動可知,日本與英國及德國有能源政策相關之交流,與美國、印度、俄羅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沙烏地阿拉伯、澳洲及法國則有商務或技術層面之能源合作(表1)。

表1:日本雙邊能源合作簡表

日本雙邊能合作國

合作內容概要

英國

具官方對談,交流項目包含能源政策、能源效率與再生能源。

德國

成立「日德能源轉型委員會」,共同研析能源政策議題。

美國

於能源安全與溫室氣體減量技術領域進行研究和開發合作,簽有《清潔能源倡議》,舉辦「美日經濟對話」。

印度

舉行「日印能源戰略能源對話」,合作領域包含再生能源、浄煤發電、能源效率與核能。

俄羅斯

具「能源倡議磋商會」,為石油天然氣開發、風力與核能合作。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同意共同促進能源開發合作,含石油生產與建造核能發電廠。

沙烏地阿拉伯

簽署《日沙願景2030》,能源為合作領域。穩定供油給日本。

澳洲

簽署有關從澳洲向日本運輸散裝液態氫之協定。

法國

發佈「日法核能暨能源政策聯合聲明」,設有日法核能委員會。

資料來源:台經院製表

日本在多邊合作領域方面,透過多個國際能源組織[12]、G7、G20、APEC及東亞峰會與會員國共同研商能源議題及探索能源合作的可能性,近年觸角亦伸及太平洋島嶼國家與非洲國家。2017年日本為因應中國大陸之「一帶一路」政策,一方面採取合作態度並要求確保公平性與透明度,一方面則與美國和印度[13]聯手提供第三國能源相關之援助與基礎建設開發,以期降低中國大陸在亞洲、非洲、伊朗及東南亞等區域之影響力。

五、107年度臺日能源合作策略

臺日官方與民間交流興盛,在官方有「臺日經貿諮商會議」、「臺日能源合作研討會」及「臺日技術合作計畫」,在民間則有臺日商務交流協進會與臺日產業技術合作促進會等組織,合作管道頗多,涵蓋政策面、技術面及產業面之合作。2017年臺日能源交流項目含電業自由化、氫能燃料電池產業、離岸風場驗證技術、太陽能面板回收等。

鑒於日本與我國地理位置相鄰,且積極確保與各國的能源合作及在各區域之能源商貿利益,本團隊建議以本計畫推動之「臺日能源合作研討會」作為深化臺日能源合作的重要平台,以維繫官方能源政策對話,並商討在雙邊與APEC區域之能源合作行動,與其它官方管道稍作區隔。本年度之臺日能源合作策略建議如下:

(一)年度合作推動策略

從整體的角度觀之,臺日能源合作活動管道多元而議題多樣,各單位依據自身業務領域及需求尋找適合之合作夥伴。由於相關能源合作資訊分散而難以掌握雙邊與多邊領域之臺日能源合作全貌,本團隊建議除了持續以情資蒐尋研析臺日能源合作動態與趨勢,亦可嘗試與國內相關單位連繫,探討與評估交換臺日能源合作情資之可行性,或進一步建立資訊交流機制。如此將有利於我國依據能源發展需求與目標,盤點及善用既有合作管道以聚焦推動潛力合作項目,或建立新合作模式。

有關本計畫推動之「臺日能源合作研討會」,本團隊建議依往例進行能源政策交流,並透過參訪活動或民間產業交流會議增進雙方對能源產研發展進程之理解,奠定雙邊技術與商務合作之基礎。為鼓勵產業界參與及擴大資訊共享,本團隊首先建議今年度之議程或參訪行程可納入會前合作提案徵求與參訪接待意願之調查結果,並依實際規畫情形邀請我方提案單位參與籌備會議或正式會議,促進深度意見交流;其次,本團隊則建議於會後以「會議討論概要」綜整最新臺日官方能源合作進展,需求單位可參考或藉以規劃主題式雙邊能源交流訪問或合作計畫。最後,本團隊將提供會議執行成果研析、評估與修正未來合作策略建議,以茲後續拓展與規劃雙邊能源合作活動之參考。

 (二)透過「第14屆臺日能源合作研討會」推動之合作議題建議

本團隊依據此專題報告提交時點之臺日能源發展情勢、上(第13)屆「臺日能源合作研討會」的討論情況及近期雙邊能源合作需求,提出以下合作議題建議,以茲參考:

1.臺日能源政策交流

由於我國與日本能源供給均高度仰賴進口化石能源,且能源供給及產業結構十分相似,雙方能源政策發展動向有許多討論及相互交流的空間。除了上(第13)屆「臺日能源合作研討會」中日方提及之核電退役政策,雙方可就日本第5次《能源基本計畫》、我國能源轉型白皮書進展、臺日最新能源發展計畫、再生能源、能源效率、化石燃料使用規劃、電力市場改革、氫能社會等政策進行經驗分享與意見交換,互相借鏡,藉以確認彼此能源發展方向及為後續官產研合作奠定基礎。

2.臺日天然氣合作

於第13屆「臺日能源合作研討會」中,日本除了尋求我國支持其建立亞洲LNG中心,雙方合作面向從換貨機制、交換天然氣市場資訊、消除目的地條款及促進貿易彈性等面向拓展至開發天然氣冷能再利用市場、氣田開發、共同租船、下游各類投資活動、增進天然氣使用效率及於運輸部門推動天然氣等項目。鑒於雙方皆有意增進LNG合作,建議未來可進一步透過此平台磋商雙邊及多邊之LNG合作方向、行動及整體策略。

3.臺日智慧能源發展

日本智慧電表產業發展較我國成熟,且因實施電力自由化後許多大型企業挾帶既有核心業務進入電力市場,產生多元的智慧電表應用。我國智慧電表業者已具備AMI全系統建議方案之能量,因此我國政府可從技術面、法規面及市場面學習日本經驗,以加速促進臺日智慧能源產業合作及規劃我國智慧電表產業之發展。

4.臺日再生能源技術、產業趨勢及電力管理議題

依據本團隊研析,我國與日本近期在氫能燃料電池、離岸風場驗證技術及太陽能面板回收等事務有所合作,建議本年度雙方可就氫能、風能及太陽能之政策規劃、施政經驗、市場現況與技術展望等面向共同探討臺日產研合作利基,並可考慮探討儲能及電網規劃等有關管理再生能源電力之議題。

 

參考資料

  1. 2015年核能學會後福島改善研討會-日本核能電廠在福島事件後 重新啟動的現況與挑戰,許文勝,清華大學原科中心,2015/10/15,http://www.chns.org/attachments/article/154/1041015%20%E6%97%A5%E6%9C%AC%E6%A0%B8%E8%83%BD%E9%9B%BB%E5%BB%A0%E5%9C%A8%E7%A6%8F%E5%B3%B6%E4%BA%8B%E4%BB%B6%E5%BE%8C%E9%87%8D%E6%96%B0%E5%95%9F%E5%8B%95%E7%9A%84%E7%8F%BE%E6%B3%81%E8%88%87%E6%8C%91%E6%88%B0-%E7%B6%B2%E9%A0%81%E7%89%88.pdf
  2. エネルギー情勢懇談会,経済産業省資源エネルギー庁,http://www.enecho.meti.go.jp/committee/studygroup/#ene_situation
  3. 総合資源エネルギー調査会 基本政策分科会(第23回会合)(平成29年12月26日(火)),経済産業省資源エネルギー庁
  4. Energy Policies of IEA Countries - Japan Review 2016 - Japanese version,IEA,2016,https://www.iea.org/publications/freepublications/publication/energy-policies-of-iea-countries---japan-review-2016---japanese-version.html
  5. 総合資源エネルギー調査会 基本政策分科会(第22回会合)(平成29年11月28日(火)),,経済産業省資源エネルギー庁,
  6. Japan's first solar auction pushes prices down by nearly a quarter,2017/11/22,
  7. 東南亞國家電廠提升發電效率 美日業者端IoT和AI解決方案,Digitimes,2017/09/14,https://www.digitimes.com.tw/tech/dt/n/shwnws.asp?id=0000511297_XR73K3J88MOSQH84G10IK
  8. GE、東電と効率火力発電 IoTで運転監視,日本経済新聞,2016/09/26,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LASDZ25H6P_V20C16A9MM8000/
  9. 提高火力發電廠效能 日印企業合作研發AI,自由時報,2016/11/20,http://news.ltn.com.tw/news/business/breakingnews/1892507
  10. 日本大規模太陽能發電廠招標首度展開,Digitimes,2017/11/23,https://www.digitimes.com.tw/TECH/DT/N/SHWNWS.ASP?ID=0000518471_83W587RG6A7QZK227K4T1&CT=1
  11. 中間論点整理(第2次),総合資源エネルギー調査会 電力・ガス事業分科会 電力・ガス基本政策小委員会制度検討作業部会,2017/12,http://www.meti.go.jp/committee/sougouenergy/denryoku_gas/denryoku_gas_kihon/seido_kento/pdf/20171226_01.pdf
  12. 総合資源エネルギー調査会 電力・ガス事業分科会 電力・ガス基本政策小委員会(第6回)‐配布資料,2017/12/20,http://www.meti.go.jp/committee/sougouenergy/denryoku_gas/denryoku_gas_kihon/006_haifu.html
  13. 日本2030年前將大幅增加地熱資源開發_地熱發電裝置容量將增加1GW,發電量占比將由2013年的0.3%,提升到2030年的1.0~1.1%,能源知識庫,2017/09/20,http://km.twenergy.org.tw/Data/db_more?id=1432
  14. 日本の地熱発電所,日本地熱協會,2016/06,http://www.chinetsukyokai.com/information/nihon.html
  15. Low Temperature Geothermal Power in Japan,Frost & Sullivan,2017/12/06,
  16. 原子力及びエネルギー政策に関する日仏首脳共同宣言,日本外務省,2017/10/23,http://www.mofa.go.jp/mofaj/area/france/visit/1110_dec.html
  17. 原子力エネルギーに関する日仏委員会第7回会合の開催(結果),日本外務省,2017/11/21,http://www.mofa.go.jp/mofaj/press/release/press4_005305.html
  18. 降低燃煤發電的選擇:生質能混燒各國經驗總結,BiomassDesk,2017/11/13,
  19. 我が国における原子力発電所の現状,,経済産業省資源エネルギー庁,2018/02/22,http://www.enecho.meti.go.jp/category/electricity_and_gas/nuclear/001/pdf/001_02_001.pdf

[1] 福島核災後,日本先關閉部分核電廠,2011年能源自給率降至10.9%,其後日本於2012年5月關閉所有核電廠,因此能源自給率於2012至2014年約為6%,進入零核電時代。其後日本鑒於大量進口能源導致國家貿易赤字大增、電價上揚及二氧化碳排放量居高不下等因素,於建立新規制標準後,自2015年起重新起用核電。

[2] 日本《能源政策基本法》規範每3年檢視能源政策。第1次《能源基本計畫》於2003年發佈,迄2016年共發佈4個版本。

[3] 《長期能源供需預測》於2015年7月發佈,預測2030年度的日本能源組合。該文件中指出日本若能充份推行節能政策,則對初級能源的需求可降低13%,電力需求可降17%。日本目標在2030年度達到24.3%的能源自給率,碳排放量降為2013年的78.1%。有關《長期能源供需預測》、《新節能政策》及《能源革新戰略》之概要詳情可參考「日本能源基本情勢」一文。

[4] 日本能源基本計畫尚未完成修訂,但依據基本政策分科會於3月26日會議之討論成果,目前日本傾向維持原先規劃之2030年電力組合,即再生能源占22~24%、核能占20~22%、天然氣占27%、煤占26%及石油3%。

[5] 日本響應巴黎協定,以2013年為基準,目標於2050年削減約80%碳排放量。

[6] 日本2017年11月首次再生能源招標成果:最低得標價低於2016財年之補助價格約30%,但是僅達成28%目標招標容量,得標商多為外商。

[7] 有關《能源使用合理化法》之修法年份:1993年、1998年、2002年、2008年及2013年。

[8] 這5座核能機組分別為:關西電力公司高濱發電所的3號及4號機、九州電力公司川內核能發電所之2號機,關西電力公司大飯發電所的3號機及九州電力公司玄海核能發電所3號機等。截至2018年3月29日最新情報,伊方3號機及川內1號機正在進行定期檢查。另伊方3號機依廣島高等法院的假處分裁定,預計於2018年9月30日停止運轉。

[9]日本能源基本計畫尚未完成修訂,但依據基本政策分科會於3月26日會議之討論成果,目前日本傾向維持原先規劃,維持2030年核能占電力20~22%之比重。

[10] 依據日本民間信用調查機構東京商工研究(TSR),2016年日本太陽能相關業者破產件數為65件,2017年1月至8月則為59件(較去年同期增63.9%),2017年破產件數可能再創新高。

[11] 2017年1月日本交通部與澳洲海事安全局簽訂運輸散裝液態氫之協議,雙方並宣布將開發氫能運輸安全標準。

[12] 日本參與多個重要國際能源相關組織,包含: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能源憲章(Energy Charter Treaty, ECT)、國際能源論壇(International Energy Forum, IEF)、國際再生能源署(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IRENA)、聯合國氣候變遷架構會議(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UNFCCC)、氣候變遷跨國政府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碳封存領袖論壇(Carbon Sequestration Leadership Forum ,CSLF)。

[13] 日本與印度在2017年5月及12月共同推出「亞非成長走廊」(Asia Africa Growth Corridor)及舉辦首屆「東協-印度連結高峰會」,意在削弱一帶一路在非洲、伊朗與東南亞地區的影響力。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