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國際合作邁向能源新世紀

研析報告

日本天然氣國際合作策略的轉變

一、前言

2017年1月,首批自美國進口的頁岩氣LNG抵達日本,這批LNG是由東京電力公司子公司與中部電力公司合資成立的JERA公司採購,至2018年1月前將有最多約70萬噸運抵日本。此一行動標示著日本在福島核災後的LNG國際合作策略的部分實現。然而,由於情勢變遷,近期在日本其他LNG國際合作策略卻出現重大轉變。

311福島核災事件過後,日本國內核電廠全面停止運作,迫使長期倚賴核能發電的日本不得不對國內的能源結構做出調整,加重對LNG發電的比率以應付突然吃緊的電力供應問題,使日本能源的結構產生重大改變。核能的比例由2010年的11.6%驟降至2011年的6.8%,減少的部分分別由石油與LNG補足。其中又以LNG的成長比例較高。

福島危機後,在對LNG需求量大增下,日本國際能源合作策略是以獲取天然氣為主,而天然氣的國際合作策略則是積極開拓新的進口來源。日本天然氣需求由2011年的105.5BCM,增加至116.9BCM,幅度達11%。然而,隨著核電廠陸續恢復營運,日本對LNG的需求也跟著減緩,至2015年出現明顯下降的趨勢,天然氣消費減少至113.4 BCM。

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提出的2017 至 2021 年LNG需求報告,認為日本買進的LNG已經超過需求。日本自2015年 8 月起開始逐步恢復核電,以降低發電用天然氣需求,日本政府預定未來數年內將恢復更多核電廠營運,預計 LNG 進口需求至 2030 年將大減三成。在LNG需求減少及其他國際市場因素下,日本福島核災後所採用的積極策略面臨改變,本文目的即是探討日本天然氣國際合作策略的轉變。

圖1:日本天然氣消費

資料來源:BP

二、福島核災後日本天然氣國際合作策略

(一)積極開拓新的LNG來源

福島事件發生後,日本能源合作的重心逐漸轉移,天然氣的比重逐漸上升。日本為全球LNG最大的進口國,主要來源國家為澳洲、卡達及馬來西亞。俄羅斯擁有全球最大的天然氣儲備,日本自俄羅斯進口LNG僅占全部進口量之8%,故還有相當的空間。2011年3月日本向俄羅斯請求提供更多的天然氣,俄羅斯同意提供15萬噸LNG,另外也將增加300-400萬噸的煤炭。除此之外,2011年3月,日本副外長並走訪印尼,要求印尼提供更多的石油及天然氣供應。

2012年1月,日本外相玄葉光一訪問中東四國,包括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主要目的是確保石油的供應穩定,但另一個重要目的是要穩定卡達在天然氣上的供應。日本成功獲得卡達的承諾及合作的共識。此外,日本政府亦積極與美國就本土進口LNG一事進行協商,期望美國政府儘速同意出口LNG至日本。

(二)與美簽訂天然氣購買協定 藉此獲取低價天然氣

頁岩氣開採技術的突破,使美國天然氣產量飆升,不單大幅提昇美國能源自給率,更在全球掀起能源革命。根據估算,若能採用美國亨利中心(Henry Hub)價格來進口液化後的頁岩氣,即使加以液化與運輸等物流費用,日本自美國進口頁岩氣的價格仍可比目前便宜許多。低碳潔淨、源頭穩定,且價格低廉,日本因此殷切盼望能儘快自美國進口頁岩氣。

為能及時卡位,日本如三菱商事、三井物產已與美國Sempra 能源公司達成購買LNG的基本協議,並已達成液化加工設施協定;延續前述直接從上游切入以增進議價能力之策略,日本東京燃氣公司更直接宣布購買美國Quicksilver公司於德州的頁岩氣開發區股權,為首次有日本企業直接進入美國頁岩開發區域。此外,放眼鄰國加拿大也正在加緊腳步開發頁岩氣,自加國進口頁岩氣又相對簡易,故日本也已經有INPEX公司於加拿大開始進行首項頁岩氣探勘計畫,再再都是為LNG需求增加做好準備。

(三)強化與俄羅斯合作 保障天然氣供應量並降低風險

日本與俄羅斯的能源合作主要在庫頁島的油氣開發與貿易。日本擁有庫頁島1號、庫頁島2號的股權,並與俄羅斯合作開發庫頁島3號。此外,日本與俄羅斯於2012年年底進一步達成在海參崴建立液化天然氣工廠的協議。

一直以來,日本計畫希望能鋪設通向俄羅斯庫頁島的海底天然氣管道,以此解決原先需要透過大型設備和專用船來運輸LNG的高額成本問題。在福島和災後,2012年,東京天然氣公司、日本石油資源開發公司和日鐵住金工程公司(Nippon Steel & Sumikin Engineering)考慮修築俄羅斯庫頁島至日本的天然氣管道計畫,以滿足福島核事故後日本對天然氣日益成長的需求。此一管線全長1400公里,耗資3000-4000億日元,歷時5-7年。2014年10月,俄羅斯為了突破西方國家的制裁封鎖,同樣向日本政府提議建設連線庫頁島和北海道的天然氣管線。

除了在庫頁島外,俄羅斯與日本亦進行在俄北部亞馬爾半島天然氣開發的合作。俄羅斯能源廠商諾瓦克與東京燃氣、東京電力、丸紅、三井物產、三菱商事等日企組成工作組展開磋商。根據計畫,亞馬爾半島天然氣從2016年起生產LNG,預計到2018年年產量為1,650萬噸。

(四)推動中日韓LNG市場 加速價格合理化之目標進程

一直以來,日本皆採與油價相掛勾、LNG長期協議價格制的採購模式,產生亞洲溢價等問題。日本在LNG所付出的價格大幅高於歐美他國,甚至達倍數之多。LNG進口量大增,進口價格卻又同時居高不下,導致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體陷入貿易逆差,對歷來經濟持續疲軟不振、財政困難的日本來說,無異又是雪上加霜。

日本政府長期以來即計畫成立亞洲LNG期貨市場,希望直接透過增加市場交易量來抑止亞洲區內居高不下的LNG價格,實現價格合理化。日本經產省於2013年展開LNG期貨之相關計畫。2013年11月,東京商品交易所(Tokyo Commodity Exchange, TOCOM)已向全球大型期貨交易所之一的美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CME)進行商談合作。2014年9月在 TOCOM推出LNG期貨產品,但由於缺乏管道及機制不透明,運營並不順利。

三、日本天然氣合作策略的轉變

導致日本LNG國際合作策略轉變的主要因素,除了日本恢復核電導致對LNG需求減少外,國際LNG價格下跌與歐美國家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亦有影響。以下即分別敘述:

(一)減緩拓展LNG來源,推遲與俄羅斯的LNG合作

基於國際LNG出現供過於求現象,加上日本對LNG需求減少,日本不再需要像核災後積極尋找並確保新的LNG來源,反而有更多的空間可以過濾排除一些不必要的投資。其中首當其衝的即是先前與俄羅斯談判的合作項目。在海參崴LNG液化設施計畫上,原本日本同意注資並承諾購買,為該項建設的重要資金與市場來源,但由於上述因素加上歐美國家對俄羅斯經濟制裁,使得此一計畫胎死腹中。在另一項日俄天然氣管線計畫,俄羅斯於2016年12月普丁訪問日本期間,強烈要求日本實現計畫,俄氣(Gazprom)並透過日本國際協力銀行(JBIC)要求進行磋商,希望通過管道建設確保日本成為其穩定的天然氣客戶,但日本經產省表示現階段沒有企業對推進這一計畫展現積極態度。日本減緩與俄羅斯在天然氣上合作的意圖相當明顯。

(二)將進口重點轉向美國、澳洲

由於需求減少及LNG市場供過於求,日本選擇進口來源的自由度增加。日本最大的LNG進口商(占日本總消費量43%)JERA即表示,未來日本進口策略將改變為增加自美國與澳洲的進口。福島核災後,在日本主要LNG供應國中,澳洲增加的供應量最為顯著,由2011年的19.01BCM增加至2015年的25.7BCM,增加幅度達35%。澳洲不但將成為全球最大的LNG出口國,且在距離上亦較卡達為近,自2012年起即成為日本最大的LNG供應國,目前占日本LNG進口的20.7%。馬來西亞雖為主要進口來源之一,但由於其產量與出口量逐年減少,預期在日本LNG供應地位將會降低。

至於美國部分,一般估計,若東亞國家自美國進口頁岩氣,其含運費之成本將較傳統LNG減少兩到三成。雖然自美進口較自澳洲或俄羅斯進口距離較遠,但運輸的安全性同樣很高,故日本一直積極尋求與美國購買頁岩氣。日本企業目前已與美國簽訂Freeport與 Domino Cove Point等案的合約,預計此一數量與比例還會增加。

(三)由長期合約改為中短期合約,降低尋求長期合作動機

由於目前LNG價格下跌,何時達到穩定尚未可知。為規避不確定甚高的全球LNG市場風險,許多LNG購買者均捨棄長約而就中短約。在國際市場LNG供應量充足且價格仍不穩定下,中短期合約實為較佳的選擇。以JERA為例,現階段約 80%之天然氣採購量以長約方式,2020 年 JERA 約有1,000 萬噸以上天然氣合約即將到期,為增加競爭性與流動性,並配合各 LNG 計畫的發展進度,JERA 未來將減少長約比例,增加現貨及中短約之採購。由於長約的減少,日本尋求與資源豐富國長期合作的必要性降低。

(四)積極建立國際LNG市場

日本一向企圖建立區域LNG市場,以達到價格合理化,但在近期,日本建立LNG市場目標更進一步擴展到整體國際市場,且將此一構想在全球性的高峰會議G20中提出。在G20之前,日本於2016年G7中公布由經產省所擬定的LNG市場發展戰略。該戰略的主要目標是開發一個靈活的國際LNG市場和創建LNG交易中心。通過擴大現貨交易和定價增加靈活性將可正確反映LNG的實際供應和需求。最終將實現在2020年初創建國際公認的LNG交易中心的目標。實現這些目標所需的三個基本要素是加強貿易、建立適當的價格機制、開放LNG設施的使用。這些措施對於亞洲LNG的保守世界中是革命性的。

四、對我國的啟示與策略

(一)日本LNG需求減少,有利於我國取得較優的LNG供給條件

原本一般認為,在福島核災後,日本對LNG的需求將增加,歐盟亦表示將以LNG取代部分管道天然氣,國際LNG市場將有逐步走揚的機會。我國則在能源轉型過程中,未來對LNG的需求也將大增,因而可能需加入國際LNG的競逐行列。然而,目前LNG最大需求國—日本,未來需求將大減三成,等於增加全球LNG供給的剩餘,有利於我國取得較優的LNG供給條件。

(二)評估日本減緩與俄羅斯LNG合作對我國提供的合作空間與機會

日本與俄羅斯在庫頁島上的合作有些被取消,有些則被推遲。這些合作大多是針對LNG的生產與液化設施的投資,主要功能在提高能源自主性。我國可密切觀察俄羅斯在庫頁島的後續開發政策,利用此一機會,評估日本退出的項目所留下與俄羅斯的合作機會。

(三)評估日本選擇澳洲與美國為最優先LNG來源之政策邏輯,及我國可參考之處

日本LNG需求量減少,使得日本較有空間依照自身利益選擇最有利的LNG進口來源。在眾多的LNG生產國中,日本選擇澳洲與美國為其將來主要的LNG進口來源,其背後的政策考量為何?我國是否有值得參考之處?如果澳洲與美國具有LNG的供給利基,我國是否需要加速與兩國的合作?這些均可作為將來評估的方向。

(四)密切觀察日本推動國際LNG市場之具體行動,並爭取我國加入建構過程

日本正積極建構國際LNG市場,預計在2020年代上半葉完成。我國為國際主要LNG需求國之一,國際LNG市場的成立勢必影響我國LNG的取得。我國宜密切觀察日本推動進程,並儘可能參與市場建構的過程,一方面可掌握相關資訊,另一方面亦可尋求有利我國的交易規則的建立。

參考文獻

1. Tetsuo Morikawa & Hiroshi Hashimoto, Japan’s new challenge and possible solutions in LNG procurement activities in the wake of less availability of nuclear power capacity, IEEJ, 2012

2. Tim Daiss, Japan’s US shale gas quest sparks skepticism, Energy Tribune, 2013

3. Taisuke Abriu & Hikaru Hiranuma, Rebuilding Japan’s energy policy, The Tokyo Foundation, 2012

4. The Oxford Institute for Energy Studies, “The new Japanese LNG strategy: a major step towards hub-based gas pricing in Asia”, Jun, 2016

5. 藍弋丰,“日本預期逐步復核後,液化天然氣需求至2030年將大減 3 成”, https://finance.technews.tw/2015/12/07/japan-nuclear-energy-lng/

6. “日本首次進口源自美國頁岩氣的液化天然氣”,http://hk.crntt.com/doc/1045/3/3/7/104533751.html?coluid=169&kindid=12091&docid=104533751&mdate=0106165940

7. “日俄天然氣管道 俄羅斯欲開始磋商”,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1130005754-260408

8. “2016 年日本交易領導者論壇(LNG Trading Leaders Forum Japan)

報告書”,http://report.nat.gov.tw/ReportFront/report_download.jspx?sysId=C10501467&fileNo=001

9. 台灣經濟研究院,能源外交計畫月報,2012與2013。

10. 台灣經濟研究院,能源外交計畫期末報告,2012與2013。

11. 日本推動LNG期貨市場對於亞太LNG交易發展之影響,能源知識庫,http://km.twenergy.org.tw/KnowledgeFree/knowledge_more?id=1028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