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國際合作邁向能源新世紀

研析報告

解除經濟制裁後伊朗能源國際合作趨勢

聯合國在2006年開始針對伊朗進行制裁,西方國家則在2012年針對伊朗金融業與石油出口進行經濟制裁。2013年,美國進一步強化在能源、船運、造船領域的制裁。在制裁期間,伊朗經貿關係被孤立,與各國能源合作幾乎凍結。

各國對伊朗的經濟制裁於2016年1月解除,伊朗所生產的油氣又可重返全球市場。除了對全球油價造成衝擊外,解除制裁帶動一波各國與伊朗的能源合作。制裁解除後,伊朗豐富的油氣生產與市場商機,吸引各國紛紛尋求與伊朗合作,尤其在油氣產業與綠能產業的合作更是蓬勃。我國亦針對伊朗市場商機,將伊朗列為重點市場,並積極舉辦拓銷活動,本文目的即是要探討,在解除制裁後,伊朗在油氣產業與綠能產業所展現的商機、各國與伊朗的能源合作,以及我國的因應策略。

一、油氣產業

(一)解除制裁後之發展

伊朗於制裁期間,石油生產與出口大減,以往伊朗為第四大石油生產國,第三大石油輸出國,但制裁後,伊朗在全球能源市場地位大不如前。如下圖所示,伊朗石油生產在2014年開始大幅下滑,由2013年的每日357萬桶,下滑至每日311萬桶,出口則在2012年起即大幅下滑,由2011年的每日253萬桶,下跌至2015年每日108萬桶。出口下滑速度遠大於產量下滑的幅度。

 

圖1 伊朗石油生產與出口

資料來源:OPEC

各國在2016年1月陸續解除對伊朗的制裁,使伊朗的石油得以重返國際市場,不但產量在2016年5月達到每日360萬桶,出口更是重返260萬桶水準,較2015年12月增加了150萬桶。由這些數字可知,伊朗已成功的在很短的期間內,為其油產找到出口,快速的重返國際市場。制裁後,伊朗原油主要的出口國家為中國大陸(占1/3),其他亞洲國家,包括印度、韓國與日本,以及歐洲國家。

 

圖2 解除制裁後伊朗油產與出口變動

資料來源:tradingeconomics, CNN

由於伊朗缺乏資金,要重新投入生產並不容易,伊朗為了吸引外資投入國內油礦開採,將以往的較不具吸引力的回購合約模式,改為新型的IPC合約模式,IPC合約較回購合約對國際石油公司而言較具自主空間,合約內容較具彈性,營運條件也較佳。為了重振其在全球原油市場地位,伊朗無視沙烏地阿拉伯與俄羅斯的凍產呼籲,宣稱在2016年年底前產量將回復到400萬桶水準,2017年第1季更將提高至每日430萬桶。伊朗的堅持不但是產油國無法達到凍產協議的主因,更是油價無法回升的重要因素。

(二)國際合作

解除制裁後,許多石油消費國對伊朗大幅增加的供給感到興趣,加上伊朗為中東重要市場,吸引許多國家尋求與伊朗合作,伊朗在油氣領域已達成與多國的合作。根據伊朗官方估計,外國石油公司未來一至兩年,會與該國簽訂價值250億美元的協議,以開發當地的油田。伊朗國家石油公司已經選定12至13個可供外商參與開發的油田,且確定34個外商為潛在合作夥伴。伊朗希望吸引外商每年投放最多500億美元,以振興當地經濟。

1.與中國大陸合作

在各合作國家中,最重要的為與中國大陸的合作。由於中國大陸在制裁期間對伊朗友善,伊朗不但在制裁解除後立即於2016年1月與中國大陸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其後更於5月份授權中石化和中石油在該國西部的北阿扎德干(North Azadegan)和雅達瓦蘭油田(Yadavaran)進行第二階段開發。除此之外,伊朗將其原屬日本的3座大型油井中的2座以日本所花價格的1/3強行劃歸給中國大陸,而且在今年上半年,將日本最後一塊大型油田的55%的產量劃歸中國大陸使用。伊朗甚至表示願意給中國大陸無限度的提供比沙烏地阿拉伯更低的石油價格。

 

2.與其他亞洲國家的合作

除了中國大陸外,伊朗也與韓國、印度與印尼進行能源合作。2016年5月,伊朗與韓國簽訂合作備忘錄,其中以能源合作規模最大。由於此一協議,韓國將可獲得在石油、天然氣、電力等伊朗能源基礎設施重建方面的訂單金額達到316億美元。2016年8月,伊朗石油化工商業公司(PCC)與印尼國家石油公司(Pertamina)簽署了一項在石油化工領域進行合作的諒解備忘錄。印尼方面宣佈願意直接從PCC進口液化石油氣(LPG)、凝析油和瀝青。

印度向來反對經濟制裁伊朗,早在制裁尚未解除前即積極與伊朗進行能源合作。2015年7月,兩國簽訂天然氣管道協議,9月,印度並承諾向伊朗投資150億美元發展天然氣。在制裁解除後,2016年5月,印度與伊朗簽署12項協定,包括與伊朗合作開發重要戰略港口查巴哈港(Chabahar)。印度將可把中亞的天然氣透過查巴哈港運到印度,就可繞過與印度有領土糾紛的巴基斯坦陸路運輸,強化印度能源供給路線的安全。

3.與歐洲國家的合作

2016年4月,伊朗簽署向歐洲市場每日供應70萬桶石油合約。伊朗已與法國道達爾公司(Total)、希臘 Hellenic 石油公司簽訂供應合約。伊朗計劃首波三批石油出口至歐洲,共運送 400 萬桶,其中 200 萬桶運送至道達爾,其餘則供應給西班牙、俄羅斯等國公司。道達爾、西班牙Compania Espanola de Petroleos 煉油廠與俄羅斯 Lukoil 都已預訂伊朗原油,將由哈克島運往歐洲各港口。繼與道達爾合作後,2016年6月,伊朗再次與全球能源巨頭荷蘭皇家殼牌達成合作協議,恢復原油交易。伊朗還與荷蘭簽署10份經濟合作協定。這些協議旨在促進兩國在能源、金融、銀行、保險、交通、衛生、水利管理等領域雙邊合作。

 

二、綠能產業

(一)解除制裁後之伊朗綠能產業發展

伊朗的自然地理條件相當適合再生能源發展。在太陽能方面,伊朗的直接正常輻照度(DNI)每天每平方公尺約5.5kWh。每年日照更長達300天,特別是在中央及南部區域太陽能資源豐富。在風力方面,根據伊朗再生能源組織估計,伊朗潛在的風力發電裝置容量可達30GW。

國際制裁的解除使伊朗再生能源發展獲得新的契機。伊朗政府近來積極發展再生能源,計畫在2018年新設5GW的太陽能與風力的裝置容量,其中太陽能發電最少達到500MW。長期而言,伊朗政府計畫在2030年前,再生能源的發電量將可達到7GW。伊朗目前正積極在2017年3月底前新增100MW再生能源裝置容量,其中70MW來自太陽能。

為了增加投資再生能源的動機,伊朗政府於2015年修改法律,將FIT購買合約期間由以往的5年增加至20年,同時,訂出不同發電技術間的差別費率。在此標準下,預估太陽能電廠利潤空間為30-36%。儘管政府提供豐富補貼,但伊朗發展再生能源最大問題在於融資困難,伊朗應銀行體系不健全,缺乏周轉資金,加上對伊朗經濟制裁並未完全解除,均不利企業的融資獲得。

根據伊朗送交UNFCCC的INDC,伊朗將於2030年在BAU基礎下減少12%的溫室氣體排放,其中4%為無條件減量,8%為在技術發展前提下的潛在可能減量幅度。伊朗主要的能源為化石能源,欲達成減碳目標需強化綠能發展。

(二)國際合作

在伊朗表示其發展再生能源的企圖後,國際間尋求與伊朗合作的動作從未間斷。德國是以往伊朗太陽能設備主要供應國,德國外交部與伊朗已達成20年的太陽能購電協議,協議規約下的伊朗太陽能發電廠所發電力,將以€0.17~0.30/kWh的價格出售給德國。德國廠商Solarwatt將在伊朗投資設置一座30MW的太陽能發電廠;另有德國開發商計畫參與伊朗總計2.75GW的太陽光電建設。義大利太陽能開發商包括 Genesis、Denikon 與 Carlo Maresca 亦與伊朗簽下合作備忘錄,總計開發規模達 1.5 GW。中國大陸山西國際電力集團也於傳出將前往伊朗建設 600 MW容量的太陽能計畫。2016年1月,英國British Survey Satellite Technology與伊朗電力公司簽訂裝置容量50MW的合約。2016年7月,伊朗和瑞士、義大利的投資商簽訂了建造該國最大太陽能發電廠的協議。

除了太陽能領域的合作外,伊朗亦與丹麥合作在伊朗建立一座風力漩渦機製造廠,丹麥表示有意投資伊朗水力和電力工業。瑞典在官方的引導下,其重要的電力公司ABB將協助伊朗針對其老舊的電網進行升級至智慧電網。法國則是在2016年8月環境與能源部長訪問伊朗期間,與伊朗建立全面的環境與能源領域合作。2016年9月,瑞士MECI集團與伊朗政府簽訂協議,以839百萬美金投資伊朗風力發電廠。

三、解除制裁後我國對伊朗能源貿易

自從2016年初解除對伊朗制裁,我國對伊朗的進口即大幅增加。根據統計,2015年1-8月,我國與伊朗的貿易總額為6.04億美元,其中出口4.07億美元,進口1.97億美元。2016年1-8月,我國與伊朗貿易總額達8.35億,較去年同期成長38%;其中出口達4.18億美元,成長2.7%,進口達4.17億美元,成長111.6%。由此可知,伊朗解除制裁後,我國向伊朗的進口大增,而其中主要的進口品項即為石油。

2015年1-7月,我國自伊朗進口194萬桶原油,2016年同期,增加至393萬桶,增加幅度超過1倍。伊朗占我國原油總進口也由2015年的1.3%,大幅增加至3.2%,已超過2012年水準,預期未來此一數字仍會持續增加。此外,台灣中油的煉油廠停產,出售尚有利用價值的煉油設備,其中異槽化工廠已與伊朗簽約,將出售相關設備予伊朗。

 

圖3 臺灣自伊朗進口原油數量與比例

資料來源:能源局

四、我國因應策略

(一)伊朗石油解禁,為我國石油進口增加一個重要選項,我國可研析增加伊朗石油進口之可行性

除了日本與美國,在解除制裁後,全球主要能源消費國均已與伊朗進行能源合作。日本是因為先前對伊朗嚴厲制裁行動,而導致伊朗拒絕與日本合作。我國亦為重要的能源消費國,面對全球重要能源供應國再度復出,似應研析相關的因應策略。首先即可檢視我國增加伊朗石油進口的可行性。自解除仲裁後,我國自伊朗進口原油大增,但仍遠不及制裁前的水準。我國可進一步評估伊朗油源在我國石油供應所扮演的角色,而決定後續對伊朗石油進口的比例與策略。

(二)伊朗正積極尋求國外資金投資於油礦開採,我國可與伊朗建立相關資訊分享機制

伊朗目前正大力進行油氣開發,除了重啟原有的油田開採外,並積極探勘新油田,但由於資金缺乏,進展並不順利。目前伊朗政府已修改相關法規,企圖吸引國際油公司進入伊朗投資開採。此提供我國一個獲取自主油田的機會。我國可積極蒐集相關資訊,特別是油田招標訊息,供企業參考。

(三)伊朗太陽光電需求大增,我國廠商可尋求相關合作夥伴,供應太陽電池與模組,進軍伊朗市場

伊朗目前正積極建設太陽光電發電廠,並開放外國廠商投資。進軍此一市場的主要是歐洲廠商,特別是德國、義大利與英國,中國大陸廠商亦有意參與。在群雄並起下,我國系統廠商較不具空間。然而,我國太陽電池與模組廠商可透過與上述國家廠商合作,供應建設電廠所需之電池與模組,搶進伊朗市場商機。

資料來源

1. 伊朗和印尼簽署石油化工領域合作諒解備忘錄http://xianhuo.cnfol.com/nengyuan/20160822/23318127.shtml

2. 南韓伊朗峰會簽署66項MOU 經濟效益大http://www.cna.com.tw/news/aopl/201605020297-1.aspx

3. 伊朗解禁後政經情勢及潛在商機分析,http://info.taiwantrade.com/CH/resources/MAIN/TC/S0/promo/iran/images/105-05iran.pdf

4. 印度伊朗合作開發戰略港 挑戰中國霸權http://www.cna.com.tw/news/ahel/201605230408-1.aspx

5. 伊朗產油 回復制裁前水準,http://udn.com/news/story/6811/1942441

6. 到2030年伊朗可再生能源裝置容量達7GW http://guangfu.bjx.com.cn/news/20160908/770897.shtml

7. 伊朗料兩年內簽1950億石油協議http://www2.hkej.com/instantnews/international/article/1363911

8. 伊朗石油「猛虎出籠」,攜豪禮感恩中國,安倍「懊惱不已」https://kknews.cc/finance/ba3ebn.html

9. 市場爭奪戰,伊朗拿下殼牌,俄羅斯也毫不示弱牽手中國,https://read01.com/dDEBPQ.html

  1. 歐盟與伊朗簽署向歐洲每日供應70萬桶石油合約,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60418/16868513.html

11. 伊朗:太陽能廠易建錢難籌

https://read01.com/kAjaAm.html

12. “Renewable Energy in Iran May 2016”

http://www.wfw.com/wp-content/uploads/2016/05/WFW-Briefing-Renewable-Energy-in-Iran.pdf

13. “Sweden Negotiates Place in Iran’s Power Industry,” http://financialtribune.com/articles/energy/40069/sweden-negotiates-place-irans-power-industry

14. 伊朗積極發展太陽能,制裁未完全解除成障礙,http://finance.technews.tw/2016/07/13/iran-wants-to-develop-its-solar-market-with-foreign-help-but-trade-restrictions-are-still-a-problem/

15. 瑞士MECI集團投資伊朗風場839百萬美金,http://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6-09-20/swiss-meci-group-signs-deal-in-iran-for-839-million-wind-farm

16. 伊朗首波原油輸歐啟動

http://udn.com/news/story/6811/1501747-伊朗首波原油輸歐-啟動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