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國際合作邁向能源新世紀

APEC各會員體能源資訊分析

墨西哥

一、能源基本情勢

(一)能源需求與供給概述

墨西哥為重要化石能源生產國。在石油方面,根據BP資料,2017年墨西哥石油蘊藏量為72億桶。在生產量方面,2017年墨西哥石油產量達222.4萬桶/日,較前年減少9.4%,居全球第10位。由於海上油田枯竭,墨西哥石油生產歷來呈現減少的趨勢,2009年至2017年下跌25.3%。在消費方面,2017年,墨西哥石油消費191萬桶/日,生產量與消費量差額達31.4萬桶/日。

在天然氣方面,墨西哥天然氣蘊藏量為0.2TCM,排名並不顯著。然而,墨西哥卻擁全球第6的頁岩氣蘊藏,蘊藏量約15.4TCM,為傳統天然氣的77倍。根據BP資料,2017年,墨西哥天然氣生產約40.7BCM。由於傳統天然氣儲量逐漸用盡,產量自2009年後有明顯下降的趨勢,幅度達22.6%。在消費方面,2017年墨西哥消費87.6BCM的天然氣,與生產量的差距為-46.9BCM,生產還無法滿足國內所需。

在煤炭方面,墨西哥煤炭儲量12.11億公噸。2017年,產量為1040萬公噸。2017年國內消費量為13.1MTOE。

在再生能源消費上,2017年墨西哥消費4.4MTOE的再生能源。其中太陽能消費0.1MTOE,占整體再生能源的2.27%;風力發電消費2.7MTOE,占整體再生能源消費的61.4%,其他再生能源消費為1.6MTOE,占整體再生能源消費的36.3%。故可知墨西哥再生能源消費以風力為主。

(二)能源組合與發電結構

根據BP統計資料,墨西哥2017年初級能源消費配比為煤炭6.9%;石油45.9%;天然氣39.8%;核能1.3%;水電3.8%;再生能源2.3%。消費仍是以石油為大宗。

根據BP資料,在2017年,墨西哥的電力生產約315TWh;主要來源為天然氣(57.5%)、石油(12.9%)、煤炭(9.8%)等化石能源,水力發電占10%;核能發電占3.5%;再生能源發電占6.2%。在再生能源發電中以風力為主力(占整體再生能源發電59.7%),其次為地熱及生質能(占整體再生能源發電36.7%)。

(三)能源進出口概況

石油為墨西哥主要出口的能源產品,2017年,墨西哥出口127.9萬桶/日原油,較2016年衰退7.1%,其中52.9%的石油出口至美國,還有19%出口至歐洲,另26%出口亞洲。在天然氣方面,2017年墨西哥進口48.7BCM的天然氣,主要自美國與秘魯進口。

 

二、能源政策與主管機構

(一)能源主管機構

在墨西哥,主要能源主管機構為能源部(SENER),能源部統籌所有能源、電力與再生能源的業務。能源部成立於1994年,初期是以管理發展化石能源為主,而後逐漸發展為統籌全國能源政策與監管能源使用與開發的單位,掌管領域包括化石能源、電力與再生能源。SENER尚監管國內兩大能源企業,一為墨西哥國有石油公司(PEMEX);一為聯邦電力公司(CFE)。SENER的主要任務為制定與推動國家能源政策,確保經濟上可行、具競爭性、高品質、永續且足夠的能源供給。除此之外,SENER並負責提高能源使用的效率;以及推動其他選項的能源使用。

2008年制定的再生能源推動與能源改革融資法賦予SENER發展再生能源的任務,包括制定短中長期的永續能源發展國家計畫;規劃國家再生能源的儲備量;制定再生能源對整體電力貢獻的方法;確保再生能源發展的電力可以連結至國家電網;促進偏遠地區對再生能源的使用。

(二)能源政策

1.能源改革法案

墨西哥能源改革法案是由現任總統Enrique Pena Nieto於2013年8月提出,2013年12月獲國會通過。該項法案主要修改墨西哥憲法中的第25條、第27條、第28條,准許私營部門參與本國能源領域的範圍,並允許國家通過向國有生產企業分配和與私營企業簽訂合約的方式開展勘探和開採活動;此外,國家將成立「墨西哥石油基金」公共信託,負責接收、管理和分配從上述分配和合同中取得的收入。此舉將可有效提升石油工業效率,並可使墨西哥一舉擠身為新興能源大國。 

此次改革將所有地下油氣資源仍為墨西哥國家所有,但允許私營企業(包括本國的外國公司)進入能源領域參與符合法律規定的有關活動。其中,在石油領域,允許私營和外國公司參與石油勘探、生產、提煉、加工、存儲、運輸和初次銷售石油、天然氣、基礎石化產品和煉製產品;在電力領域:允許私有和外國公司參與有競爭性的電力生產和銷售。

2.能源轉型法

本法於2015制定,目的是要為清潔能源、能源效率和溫室氣體減排提供政策框架。本法的宗旨是規範能源的永續利用、制定清潔能源的要件、減少電業的污染物排放。同時建立四項執行工具,包括一項含有清潔能源和能源效率目標的國家戰略;實施這項戰略的兩個特別方案;以及一項智能電網的計畫。在能源效率方面,本法要求制定一項能源效率的路線圖。在清潔能源方面,確認2018年清潔能源發電占比將達25%、2024年將達35%。根據能源轉型法的要求,2017年墨西哥政府制定一項能源效率路線圖,包含先前設定的66個能效行動,並為每個行動路線選定利害關係人及其角色,規劃技術資源以及相關完成的期限。

3.全國電力系統發展規劃(Prodesen)

2016年5月,墨西哥能源部發布《全國電力系統發展規劃》(Prodesen),制定2030年全國潔淨能源發電量占全國發電量50%的目標(包括核電、風電、水電、生物、地熱等)。預計到2030年,墨全國發電裝置容量增至109.2 GW,是目前的1.6倍,墨國將增加57.1GW的裝置容量,預計將花費920億美元。在新增的裝置容量中,62%為潔淨能源。

4.氣候變遷法(LGCC)

墨西哥於2012年制訂的氣候變遷法案(LGCC),目標降低碳排放,除了建立碳排放目標外,本法尚成立高階層的氣候委員會以創立國內碳交易市場。氣候變遷法的內容包括:

(1)責成財政部在2020年前發展一套使用再生能源的獎勵系統,並設定在2024年再生能源發電比例將達整體發電的35%。

(2)以2000年為基礎年,2020年減少碳排放30%,2050年減少碳排放50%。

(3)建立國家氣候變遷資訊系統,規定相關部門必須強制的登錄碳排放量。

(4)建立排放交易系統,本法授權環境部建立碳交易市場,包括墨西哥與其他簽有協議國家間的碳交易。

(5)建立氣候變遷基金,此一基金將國內外相關資源導入國內氣候變遷活動,以降低溫室氣體排放。

 

三、重點能源發展趨勢

(一)墨西哥新任總統 改變能源改革政策

墨西哥新就職的總統羅培茲歐布拉多在競選期間,就不斷抨擊2013年的墨西哥能源改革法案,主張國家力量重新在能源領域佔據主導,最大限度地提高墨西哥的石油產量,3年內實現能效的提升。在競選期間,羅培茲歐布拉多曾提出4項明確的施政方法:第一,注資38億美元於墨西哥國有石油公司,將石油產量提高到250萬桶;第二,投資25億美元,幫助墨西哥6家煉油廠實現100%的設計產能;第三,建設墨西哥迄今為止最大規模的煉油廠,煉油能力40萬桶/天;第四,全面停止石油區塊對外合作招標,並且重新審查2013年改革以來的私人投資合約,大規模減少私有化。[1]  

(二)墨西哥取消剩餘石油區塊招標

    2018年12月,墨西哥國家油氣委員會表示,墨西哥將取消剩餘石油區塊對私營企業的招標,顯示新總統羅培茲歐布拉多已開始推翻過去能源改革的核心部分。國家油氣委員會指出,由於能源部已指示撤回46個石油區塊的招標,它正取消原定的兩次招標,這是為了能針對2013年能源改革,檢討能源政策以及評估結果和進程。[2]

(三)美洲最大太陽能廠坐落墨西哥

    為達成 2024 年清潔能源發電占比 35% 目標,墨西哥已開始打造美洲最大的太陽能系統 Villanueva,預計可在 2018 年底投產。Villanueva 太陽能廠位於墨西哥科阿韋拉州沙漠,由義大利國家綠能公司 Enel Group 斥資 6.5 億美元打造,該場域占地約 2,200 個足球場,裝設 250 萬片太陽能板,裝置容量為 828MW,年發電量預計可達 1,850GWh,足以為 130 萬戶家庭供電,可說是世界數一數二大的太陽能系統。[3]

 

參考資料

  1. 「墨西哥制定2030年清潔能源發電量50%比例目標」http://www.eastwp.net/market/show.php?itemid=31257
  2. 「新總統抉擇墨西哥能源未來」,http://news.cnpc.com.cn/system/2018/12/12/001713615.shtml
  3. 「墨西哥取消剩餘石油區塊拍賣」,https://www.cna.com.tw/news/afe/201812130008.aspx
  4. 「美洲最大太陽能廠坐落墨西哥,預計年底開始營運」,http://technews.tw/2018/07/18/mexico-villanueva-estimated-year-end-operation/
  5. 「墨西哥再生能源整裝啟航」http://www.cnenergy.org/gj/201511/t20151110_228965.html
  6. Alvarez Puga Bitacora, “Growing Use of LED Technology,” http://alvarezpuga.bitacoraap.com.mx
  7. Ana Givaudan, “Initiatives for a More Energy Efficient Mexico,” August 1, 2014, http://www.renewableenergymexico.com/?p=1068
  8. APEC, “Compendium of Energy Efficiency Policies of APEC Economies-Mexico,” 2012. http://aperc.ieej.or.jp/file/2014/1/27/CEEP2012_Mexico.pdf
  9. Cibran S. Alerman et al, “Renewable Energy Research Progress in Mexico: A Review,” Renewable and Sustainable Energy Reviews, 32(2014), 140-153.
  10. EIA, “Mexico”, country report, September 21, 2015
  11. 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 “Market Study of Sustainable Energy Finance in Mexico,” Prepared for the Sustainable Finance Program IFC, Oct. 2012.
  12. KMPG, “Tax and Incentive for Renewable Energy,” 2014.
  13. OECD, “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 Reviews: Mexico 2013,” 2013.
  14. ProMexico, “Renewable Energy Industry in Mexico Outlook,” July 25, 2014.
  15. ProMexico, “Solar Industry in Mexico, 2014,” 2014.
  16. Stacy Davis, Mark Houdashelt and Ned Helme, “Case Study: Mexico’s Renewable Energy Program,” Center for Clean Air Policy, Jan. 2012.
  17. 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Mexico”, Jun 26, 2014.
  18. Veronia Irastorza, “Energy Efficiency in Mexico,” GEGA Evidence to Action, April 2013.
  19. 能源夥伴國—德國,https://www.deutschland.de/zh-hans/topic/jingji/deguo-qihoubaohuhenengyuandehuobanguo
  20. 陳仲瑜,「墨西哥能源改革與太陽能市場商機分析」,電力電子,Vol 12, No.3, 2014。
  21. 墨西哥能源改革再進一步,http://www.zgkyb.com/world/20180209_48123.htm
  22. 墨西哥接受德國1億歐元國際合作貸款發展新能源,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l/201512/20151201206959.shtml
  23. 墨西哥與美國商定加強能源合作,http://sputniknews.cn/economics/201707141023111193/
  24. 墨西哥與美國簽署電網聯網框架,http://www.escn.com.cn/news/show-395640.html
  25. 墨西哥潔淨能源助力能源改革推進,http://guangfu.bjx.com.cn/news/20170105/801765.shtml

 


[1] 新總統抉擇墨西哥能源未來,http://news.cnpc.com.cn/system/2018/12/12/001713615.shtml

[2] 墨西哥取消剩餘石油區塊拍賣,https://www.cna.com.tw/news/afe/201812130008.aspx

[3] 美洲最大太陽能廠坐落墨西哥,預計年底開始營運,http://technews.tw/2018/07/18/mexico-villanueva-estimated-year-end-ope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