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國際合作邁向能源新世紀

APEC各會員體能源資訊分析

日本

一、能源基本情勢

(一)能源需求與供給概述

日本的能源蘊藏量很少,十分仰賴化石燃料之進口。2010年日本能源自給率為19.9%,2014年因停止使用核電的緣故估計降至6%,部份核電重啟後,於2016年能源自給率回升到8.3%。

在石油與天然氣的儲量方面,依據油氣期刊(Oil & Gas Journal)統計,日本已證實的原油蘊藏量為4,400萬桶[1],天然氣則約有209 BCM之蘊藏量[2]。煤炭方面,據BP統計2017年日本煤炭儲藏量約為3.5億噸,生產量為140萬噸,年增3.9%。

依據BP統計資料,日本2017年每日消耗398.8萬桶油,較2016年減少1.1%,占全球消費量4.1%;天然氣年消費量為117.1 BCM,年增0.8%,占全球消費量3.2%;煤炭年消費120.5 MTOE,年增1.7%,占全球消費量3.2%。

(二)能源組合與發電結構

依據BP統計資料,2017年日本的初級能源消費量為456.4百萬公噸油當量,能源消費結構為41.3%的石油、22.1%的天然氣、26.4%的煤炭、4.9%的再生能源、3.9%的水力與1.4%的核能。

發電量方面,BP統計預估日本2017年約產電1,020 TWh,39.4%來自天然氣,33.6%來自煤炭,5.4%來自石油,7.8%來自水力,9.7%來自再生能源,2.9%來自核能及其它能源占1.4%。

依據IRENA預估,2017年日本再生能源裝置量共82,696 MW,其中水力裝置容量為28,263 MW[3],風力為3,181MW,太陽能為48,600MW,生質能為2,131MW,地熱估計為521MW。

(三)能源進出口概況

依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統計,2017年原油輸入量則約為每日約323萬桶,主要由中東進口;液化天然氣則進口約110BCM,主要從澳洲、馬來西亞與卡達進口;煤炭出口量為3029公噸,進口量為1.9億公噸,主要來自澳洲與印尼。

二、能源政策與主管機構

(一)能源主管機構

日本能源主管機關為資源能源廳(簡稱ANRE),隸屬於日本經濟產業省(METI),負責石油、電力與天然氣等之能源安全供給政策,以及新能源政策(包含核能、太陽能、風能、智慧社區等)。資源能源廳共有四個部門,分述如下:

  1. 內閣官房: 主管資源能源廳之營運、綜合性政策,並設有國際課,處理與各國之礦物與能源合作與商務合作。
  2. 節能與新能源部門: 進行與節能與新能源政策相關的事務,設有節能及新能源部政策策、新能源系統課、節能課及新能源課。
  3. 資源與燃料部門: 制定與管理石油、天然氣、石油製品、礦物資源與煤炭相關之政策和供給安全。其對礦物資源的管轄不與電力與燃氣部門的職掌重複。
  4. 電力與燃氣部: 管轄範圍包含電力、天然氣及供熱系統之市場管理與政策,電力計畫與政策,以及核能政策與核廢料處理技術開發計畫。(註: 核能安全由核能管理局Nuclear Regulation Agency進行獨立評估。)

(二)主要能源政策

1. 第五次能源基本計畫

(1) 法源及沿革

日本鑒於對能源進口的高度依賴性,日本政府自2002年6月起推動《能源基本法》,規劃至少每三年檢討一次能源政策,並以《能源基本計畫》作為各項能源政策的指引。第一次《能源基本計畫》發布於2003年,第二次於2007年,第三次於2010年,第四次於2014年,而於今(2018)年7月發布的是為第五次《能源基本計畫》。

最新一次的能源計畫檢討中,日本為落實在巴黎協定中承諾的2050年發展願景,並因應長期化石燃料枯竭危機與能源情勢的變化等挑戰,將「實現2030年長期能源供需預測」及「構思2050年願景設計」並列為第五次《能源基本計畫》之能源政策2大主軸。

(2) 日本中長期能源政策主軸:3E+S及更高度的3E+S

自第四次《能源基本計畫》起,日本以3E+S為能源政策主軸,在安全(Safety)為前提之下,追求能源穩定供應(Energy security)、能源效率(Energy Efficiency)以及環境(Environment)擘劃日本長期與整合性的能源政策方針。

在第五次《能源基本計畫》中,日本預計在2050年採取更高度的3E+S能源政策,以透過技術與治理的改革創新安全、以提升技術自己率和確保多樣選項創造能源穩定供應、推動脫碳化,及以強化國內產業競爭力降低國民負擔等為施政方向與目標。

(3) 2030年能源政策方向

日本2030年電力結構發展目標為22~24%來自再生能源、20~22%來自核能及56%來自火力發電。相關施政重點包含:確保資源、實現徹底節能社會、推動再生能源主力電源化、重新架構核能政策、高效而安全使用化石燃料電力、大力推動氫能社會、推進能源系統改革、強化國內能源供給網、改善二次能源架構[4]、開展能源產業政策與加強國際合作等。

(4) 2050年能源政策方向

除了以高度的3E+S為施政方針,日本在考量不確定性與可行性之下,將定期以科學方法檢視最新的技術發展與情勢,靈活修正及決定各種選項的發展目標及相對的重點,並從「檢驗各種電力的成本」轉換為「檢驗低碳化能源系統間的成本與風險」。

2.長期能源供需預測

依據2014能源基本計畫成立的長期能源供給預測小委員會,於2015年7月發布長期能源供需預測,研擬2030年度的日本能源組合。該文件中指出日本若能充份推行節能政策,則對初級能源的需求可降低13%,電力需求可降17%。日本目標在2030年度達到24.3%的能源自給率,碳排放量降為2013年的78.1%。其中,能源自給率來自再生能源(13~14%)與核能(10~11%)。化石能源方面,預計天然氣占18%、煤炭占25%、LPG占3%,石油占30%。最後電力組成方面,核能與再生能源各占20%左右,預計再生能源發電量介於2,366~2,515億千瓦小時,以水力(占8.8~9.2%)、太陽光(占7%)、風力(占1.7%)、生質能(占3.7~4.6%)及地熱(占1.0~1.1%)。

3.節能法

日本政府於2016年2月發布新節能法,用以支援《2030年能源供需預測》的目標,並期望藉由節能達到穩定日本國內能源供需、減少產業與家庭之能源支出,以及業者能源生產效率的效果。日本政府對各項節能研究計畫與節能設備提供補助、融資計畫或稅賦減免。

日本擬定各部門共將節省約5萬MW的節能目標。在工業部門,能源效率的提升與技術革新,預期能節省約1萬MW的能源;在運輸部門,則以推廣電動車、燃料電池電動車、交通規劃與自動駕駛,達到1.6萬MW的節能;在商務部門與家庭部門,以節能建築義務、導入高效率LED、建築能源管理等,各別達到約1.2 MW的節能目標。在商務部門與家庭部門方面,日本政府針對高性能建材與鋰離子蓄電池進行補助之外,針對家戶部門另補助購置燃料電池設備(Ene-farm)。

2018年6月《節能法》有兩項新修正,分別為:(1) 開放產業、商務和運輸部門的廠商共同採取節能措施,促進業者間的節能合作;及(2) 因應小額配送的趨勢,將「發貨商」的定義從「貨物所有者」改為「決定貨物運送方式的決策者」,藉以規範這些廠商採取節能措施,另將著手規劃有關收貨方的節能指南,提升整體運輸部門的節能效果。

4. 能源革新戰略

2016年4月日本為因應長期能源供需預測的2030年能源組合目標,發佈能源革新戰略,以期擴大能源投資,達到經濟成長與能源效率目標,同時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預期將能提振日本進而提振GDP達600兆日圓,預計當年度節能與再生能源投資達28兆日圓,其中1兆日圓可能投注於氫能相關的項目。

為了擬定具體政策以輔導戰略目標,日本政府認為需從技術革新、引進新能源產業與能源消費結構的革新等三方面建立新思維。具體政策涵蓋「徹底節省能源」、「擴大再生能源」、「建構新能源系統」和「拓展能源產業海外市場」等四個領域。

透過能源革新戰略,日本將改變整體節能策略、創造低碳電力市場、改革再生能源產業、應用物聯網技術提升能源產業、透過電業自由化促進新型能源事業與儲能技術發展,並積極實現氫能社會。日本以打造福島為新能源社會為目標,研擬在福島進行大規模風力發電、大規模氫氣製造、再生能源及氫能之智慧社區等多項計畫。

5. 氫能相關政策

日本將2015年設為氫能發展元年,陸續於能源白皮書中發表氫能社會願景,並於2016年之《新節能政策》及《能源革新戰略》中擘劃氫能應用方式。2017年3月日本發佈「零排碳氫能工作小組報告書」,說明建立零排碳氫能供應鏈的計劃;於同年12月正式發佈《氫能基本戰略》,以期增加能源自給率及消減碳排放量。其戰略內容將包括:(1)實現低成本氫能應用;(2)開發國際氫能供應鏈;(3)擴大再生能源導入與振興地方經濟;(4)發電應用;(5)運輸應用(含規劃加氫站配置、推廣燃料電池巴士與堆高機、開發燃料電池卡車及小型船舶等) ;(6)探索氫能於產業製程與熱利用之可能性;(7)燃料電池技術應用;(8)活用氫能製造技術與研發燃料電池;(9)爭取主導國際標準制定及(10)促進國民理解及區域合作等。日本欲實現氫能社會,持續就氫能供給面、應用面及燃料電池應用(採天然氣)等面向進行整體政策規劃與策略性佈局。

三、重點能源發展趨勢

(一) 日本將再生能源定位為「主要電力來源」,朝經濟自立化發展

日本經濟產業省內部審議會於2018年3月在「能源基本計畫」修正案中,首次將太陽能及風力等再生能源定位為「主要電力來源」,後來正式納入「第5次能源基本計畫」。日本將全力引進再生能源,以因應核電廠重新啟動前景未明的情況。然而,現今日本再生能源的發電成本為歐洲的2倍,因此日本將以國際價格水準為發展目標。另自2019年起,受躉購價格(FIT)補助的住宅用太陽能專案逐年期滿退場,日本政府及各大電力業者已開始研討如規劃新購電合約方案或設計用於自家消費的儲能系統等可能的因應方式和發展方向。

(二) 受FIT補助的再生能源設備將有義務提出廢棄費用報告

日本為使再生能源與地區共生共榮,成為負責任的電力來源,首先檢討太陽能的管理辦法。日本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於2018年7月表示未來業者有義務在營運費用報告中,增加有關廢棄費用相關報告。今後除了未滿10kW的太陽能發電設備之外,所有經過FIT認定的設備,均有義務提出設備廢棄費用相關之報告。過去日本資源能源廳在其「事業計畫策定指導方針」中,已要求業者在規劃再生能源發電事業時,須記載事業終了時的廢棄費用與公積金等事項。先前雖未明定是義務,但FIT的固定收購價格早已包含廢棄費用在內。日本除了將廢棄費用的定期報告列為業者義務,亦將開始推動廢棄費用的公積金計畫及其他相關措施。

(三) 日本將開始進行非化石證書的實證實驗

非化石價值交易市場為日本將創設的新電力市場之一,藉以顯現非化石燃料電力對環境的價值,鼓勵電力業者發展潔淨電力。此電力市場已於2018年5月設立,迄同年12月已進行3次拍賣。日本欲透過賦予非化石燃料的電力相關證書,增加企業更多的再生能源採購選擇。為此,日本宣布於2019年2月起進行非化石證書的實證實驗,提供電源類別、發電地點等詳細的追蹤情報,並觀察企業如何應用這些證書使再生能源的採購多樣化。


參考資料:

  1. 石油統計,日本経済産業省,http://www.meti.go.jp/statistics/tyo/sekiyuka/index.html#menu1
  2. Global Wind Statistics 2017,GWEC,2018/02/14,http://gwec.net/wp-content/uploads/vip/GWEC_PRstats2017_EN-003_FINAL.pdf
  3. Strategic Energy Plan (Provisional Translation ),経済産業省資源エネルギー庁,2018 July,http://www.enecho.meti.go.jp/en/category/others/basic_plan/5th/pdf/strategic_energy_plan.pdf
  4. 平成30年度の省エネ法改正について,経済産業省資源エネルギー庁,2018 June,http://www.enecho.meti.go.jp/category/saving_and_new/saving/h30law/
  5. 太陽光発電市場――2018年の展望~市場規模、政策、技術、ファイナンスの動向,日經XTECH,2018/01/04,http://tech.nikkeibp.co.jp/dm/atcl/news/16/010410353/?P=1
  6. 洋上風力発電の導入推進に向けた提言の公表について,日本風力発電協会(JWPA),2018/02/28,http://jwpa.jp/page_259_jwpa/detail.html
  7. 風力発電競争力強化研究会報告書,日本経済産業省風力発電競争力強化研究会,2017年10月,http://www.meti.go.jp/committee/kenkyukai/energy_environment/furyoku/pdf/report_01_01.pdf
  8. 我が国の洋上風力発電をめぐる現状と課題―北九州市、五島市の事例を中心に―(現地調査報告),国立国会図書館 調査及び立法考査局,2018年2月,http://dl.ndl.go.jp/view/download/digidepo_11045310_po_080507.pdf?contentNo=1
  9. 世界の燃料電池システム市場を調査,富士経済株式会社,2017/12/12,http://www.group.fuji-keizai.co.jp/press/pdf/171212_17119.pdf
  10. 日系三大汽車品牌帶頭,共計 11 家企業一同推廣氫燃料車,自由時報,2018/03/06,http://auto.ltn.com.tw/news/9556/44
  11. 水素・燃料電池戦略協議会(第10回)‐配布資料,経済産業省,2017/10/13,http://www.meti.go.jp/committee/kenkyukai/energy/suiso_nenryodenchi/010_haifu.html
  12. 日本海外最大自主油田權益延長40年,人民網,2018/02/28,http://energy.people.com.cn/n1/2018/0228/c71661-29838546.html
  13. 《電業法》修法後台電仍獨霸,高橋洋舉日本經驗為鑑:應將發送電真正分離,風傳媒,2018/01/22,https://www.storm.mg/article/388815
  14. 引進日本綠能技術 下南南建微型水力發電,星洲網,2018/02/20,http://www.sinchew.com.my/node/1729281/%E5%BC%95%E8%BF%9B%E6%97%A5%E6%9C%AC%E7%BB%BF%E8%83%BD%E6%8A%80%E6%9C%AF-%E4%B8%8B%E5%8D%97%E5%8D%97%E5%BB%BA%E5%BE%AE%E5%9E%8B%E6%B0%B4%E5%8A%9B%E5%8F%91%E7%94%B5
  15. 日本海外最大自主油田權益延長40年,人民網,http://energy.people.com.cn/n1/2018/0228/c71661-29838546.html
  16. India And Japan Agree To Work On Electric Vehicle Development,Carandbike,2018/05/02,https://auto.ndtv.com/news/india-and-japan-agree-to-work-on-electric-vehicle-development-1846137
  17. 澳州及日本加入美國行列 推動亞洲基建項目投資,新浪香港,2018/07/31,https://sina.com.hk/news/article/20180731/0/2/2/%E6%BE%B3%E5%B7%9E%E5%8F%8A%E6%97%A5%E6%9C%AC%E5%8A%A0%E5%85%A5%E7%BE%8E%E5%9C%8B%E8%A1%8C%E5%88%97-%E6%8E%A8%E5%8B%95%E4%BA%9E%E6%B4%B2%E5%9F%BA%E5%BB%BA%E9%A0%85%E7%9B%AE%E6%8A%95%E8%B3%87-9083065.html
  18. 日本计划增加进口巴新液化天然气,能源新聞,2018/08/24,http://www.in-en.com/article/html/energy-2272706.shtml
  19. 安倍訪中 兩國合作第三國開發基建,奇摩新聞,2015/10/25,https://tw.news.yahoo.com/%E5%AE%89%E5%80%8D%E8%A8%AA%E4%B8%AD-%E5%85%A9%E5%9C%8B%E5%90%88%E4%BD%9C%E7%AC%AC%E4%B8%89%E5%9C%8B%E9%96%8B%E7%99%BC%E5%9F%BA%E5%BB%BA-050046096.html
  20. 中日節能環保綜合論壇在北京舉行,日經中文網,2018/11/26,https://zh.cn.nikkei.com/industry/ienvironment/33218-2018-11-26-10-40-30.html
  21. India, Japan identifying joint projects in Africa under their growth corridor project,The Statesman,2018/12/24,https://www.thestatesman.com/india/india-japan-identifying-joint-projects-africa-growth-corridor-project-1502718934.html
  22. 関西電力も「卒FIT電気の継続買い取り」を表明 いろいろな選択肢を用意,環境ビジネスオンライン,2018/11/30,https://www.kankyo-business.jp/news/021582.php?utm_source=mail&utm_medium=mail181203_d&utm_campaign=mail
  23. 再エネの卒FIT電気、うまく「自家消費」で使うには? 経産省が方向性発表,環境ビジネスオンライン,2018/12/25,https://www.kankyo-business.jp/column/021702.php?page=2

非化石証書の電源種別・発電所情報、2019年2月からトラッキングの実験,環境ビジネスオンライン,2018/12/18,https://www.kankyo-business.jp/news/021711.php?utm_source=mail&utm_medium=mail181219_d&utm_campaign=mail


[1] 2016年1月之調查

[2] 2017年1月之調查

[3] 依據IRENA定義,為再生能源水力(包含混合式電廠),不包含抽蓄式水力發電。

[4]即電力、氫能等轉化為另一種型態的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