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國際合作邁向能源新世紀

APEC各會員體能源資訊分析

日本

一、總體社經

    日本是一個自由市場經濟體,1968年至2009年持續名列世界第二位(僅次於美國),2010年被中國超越,目前GDP退居世界第三位,根據CIA統計資料顯示,2014年GDP達4.75兆美元,較2013年衰退0.1%,人均GDP 37,400美元,其中以第三級產業為主力,佔70.9%,第二級及第三級產業分別佔 26.2%與2.9%。

    日本內閣府於2015年3月9日公布2014年第4季GDP成長率由初估的2.2%下修至1.5%,但下修值仍維持自2014年第2季以來首度轉正的結果。不過即便第4季成長率轉正,但2014年全年的GDP成長率則從0.04%下修為-0.03%,創下近3年來的首度衰退。其中,日本企業的支出表現仍不樂觀,僅管多數企業的盈餘成長,但企業在第4季仍採取謹慎的觀望態度,並未積極的做出投資,而私人消費方面的成長亦不理想。

    此外,如果人民幣貶值導致中國人的購買力下降,訪日外國遊客的消費也有可能放緩,如果外國遊客消費陷入冷卻,將對日本地方經濟造成打擊。資源型國家和新興國家的經濟放緩也構成風險因素。由於中國需求減少,原油等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下跌。如果美國加息導致投資資金撤走,新興國家的經濟也將隨之下滑,對日本出口的消極影響風險將增加。日本國內家庭收支的節約意識正在加強,這也構成風險因素。由於日元貶值,食用油和調料等生活必需品持續漲價,儘管很多大企業在春季漲了工資,但仍出現了家庭加強儲蓄的跡象。如果消費者信心進一步減弱,將成為拉低消費的因素。

二、能源供需情勢

(一)能源蘊藏

日本是個四面環海的島國,本身的能源貧乏,僅在新瀉、秋田和北海道等地有著少量的石油生產,其產量尚不足供應國內需求的1%,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於2014年發布的《能源白皮書》,其國內產的核能、原油、天然氣、煤、水力及再生能源自給率已從福島震災前(2010年)的19.9%下降至6%(2012年)。由於海外的能源進口幾乎支撐了日本經濟和民生全部的基本消費,因此日本隊能源安全的危機感也上升至國家安全的層次。根據EIA統計,2015年日本已證實的原油蘊藏量為0.4億桶、天然氣7.4億立方英尺。另據BP統計,2014年煤炭儲藏量為3.47億噸。

(二)能源供需

日本為能源消費大國,但自產能源極為有限,絕大多數仰賴進口。各項能源進口依存度,分別為原油99.6%、天然氣96.1%、煤炭93.9%;日本蘊藏金屬礦物種類多但產量極少,鐵、鋁、鎳、鈷、鈦等金屬幾乎完全仰賴輸入,銅、鉛等之進口依存度亦高達九成以上。

據IEEJ統計,供給方面,日本總初級能源供給量(TPES)由2013年的488.2Mtoe跌至474Mtoe(2014年)後,今(2015)年略為回升至477Mtoe。最終能源消費量也於今年略提升至313Mote(2014為312Mote),這也是過去25年首次上升。相對於2014年,上升幅度最大的用戶為商業(+0.5Mtoe),上升較大的能源為其他再生能源(+3.1Mote)及核能(+2.2Mote),下降較大的則為原油(-2.5Mote)。

1.石油

日本為全球第三大的石油消費國,消費量占世界總量4.7%,僅次於美國和中國大陸,並且大多數來自進口,2014年日本石油進口總量為213.9百萬噸,其中最大進口國區域為中東(約佔73%)。據EIA統計,2014年日本石油總生產量為每日13.7萬桶。而根據BP2015年6月出版的《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鑑》中可見,日本石油消費量由2013年的452.1萬桶/日降低為2014年的429.8萬桶/日,降幅約為5.2%。

日本因為經歷過1973年及1979年兩次石油危機,一直將降低石油依賴度視為目標。然而,石油消費量依然佔了日本TPES的40%,並且預估未來也將會持續主導地位。由於日本原油使用幾乎均來自於進口,因此,日本石油供給結構十分脆弱,為避免石油供應中斷的危機發生,日本政府積極實施國家石油儲備戰略,根據EIA統計,截至2014年9月,日本戰備儲油總量為204天,已大幅超過IEA 要求會員國須儲存相當於90 日石油淨進口量之石油存量。

2.天然氣

觀察日本的數據可發現在1990年至2012年的20年間,日本天然氣的年需求增長率為4.1%(EDMC,2014)。根據BP數據,2014年日本的天然氣消費量相較於2013年減少0.9%,降至1125億立方公尺。但日本進口LNG量卻逆勢增加至1,206億立方公尺(2013年為1,190億立方公尺)。自1995年以來,日本開始對天然氣市場進行改革,試圖藉由降低天然氣成本以提高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但由於日本的天然氣產量極低,大部分採取進口LNG的模式,為求穩定及安全的輸入,日本較歐美買家支付更高的價格,並簽訂長期的合約。然而,日本的天然氣及電力機構正面臨著市場施壓,因此開始在LNG的提供上用更為彈性化的策略以應付瞬息萬變的市場狀態,並提供更低的天然氣價格。

3.煤炭

《APEC 2014年能源概覽》中表示,2012年日本的煤炭約占TPES的25%。日本也為世界前五大的煤炭消費國,根據BP數據,2014年消費量為126.5百萬噸,較2013年減少1.6%的用量,占2014年全年能源用量的3.3%。日本僅有少量煤礦蘊藏(2014年日本煤炭儲量總計為3.47億噸,主要為無煙煤和煙煤,僅有1千萬噸的次煙煤及褐煤(BP,2015)) ,國內煤炭需求的99.3%依賴進口, 60%以上進口來自澳洲。據BP統計,日本2014年煤炭生產量為0.7Mtoe,煤炭與煤炭產品消費量達126.5Mtoe。

4.電力

電力是繼石油後的第二大的使用能源,主因為家用電器的使用率增長,如個人電腦及辦公室的相關電器設備,這同時也象徵了日本更以服務業為主的產業結構,未來也預期將維持電力的使用的穩定增長。據IEEJ統計,2013年日本總電力供給達9,229.02億ktoe,發電量為7437.01億ktoe,其中水電占7.9%、化石燃料占90.5%、核電1.3占%、新能源占0.3%。2013年日本電力銷售量8485.41億kWh。

5.核能

福島核災過後全面停擺的日本核電廠,2012年5月日本首度進入零核,在歷經近兩年的無核電狀態後,安倍於2015年8月中重啟了位於九州的核電廠。雖然各界反彈聲浪不止,但在無核能發電的局勢下,火力發電占比從原本的62%提升到88%,比40年前還高,發電成本飆高,電價跟著漲,日本平均電費漲了兩三成。此外,對於原油的依賴對日本經濟確有其負面影響,2011~2013年的高油價也造成部份公部門需面對財政上的問題。EIU預期在十年內日本核電廠將會陸續重啟,有益於日本經濟的對外平衡。而為了刺激投資,安倍也預計於2016年推動調降企業稅的政策,預期將從現在的35%調降3.3個百分比以上,並在2020年降至30%以下,以強化國內投資意願。

三、能源機構與能源政策

(一)能源機構

日本主要負責節能業務之政府機關為經濟產業省(METI),轄下有9個地方經產局,總計約90人。地方經產局轄下又分總務企劃部、區域經濟部、資源能源環境部。節能工作隸屬於資源能源環境部之業務,其實政府執行節能業務之人手十分有限。故日本之節能技術開發,主要委由經濟產業省所管轄之「國立研究開發法人新能源產業技術總合開發機構(NEDO)」進行。而節能政策執行、制度落實、檢驗調查、診斷輔導、獎勵補助、推廣、教育訓練與考試等節能業務,主要委由「日本省能中心(ECCJ)」專責管理與執行,該中心為經濟產業省所管轄認定資格之公益法人(特例民法之財團法人)。

日本之節約能源業務的推動方式,是採用目前國際趨勢之運作模式,將「政策法規制定」與「業務執行」權限分離,由中央經產省與地方經產局負責節能政策與發展策略之訂定,委由專責法人機構NEDO與ECCJ分別協助進行節能技術開發與節能業務執行等相關工作。

(二)能源政策

日本能源利用的一個突出特點是注重運用法律對相關能源產業、能源供需制度進行調節和監管。日本先後對能源的開發利用分別進行了管制,通過法律制度強化貫徹國家不同時期的能源政策。一旦國家能源政策調整變動,對相關法律規範就要進行相應修改、廢止或重新立法。因此,日本對能源法律規範的修改頻繁,立法活動增多,使國家能源政策與法律趨於一致,以有利於通過法律手段貫徹國家政策。由於日本能源立法完善,因而較好地避免了本國能源短缺的劣勢,並仍能在降低能源需求的條件下,保持經濟增長的優勢(資料來源:中國資源網)。以下茲就近兩年之能源政策及相關法規說明: 

1.  2015年再生能源饋網電價制度修正

為了因應福島核災後電力供給短缺,核能發電可能受限的影響,日本積極發展再生能源發電以彌補將來可能廢核後的電力供給短缺,原本採用的再生能源推廣制度主要為再生能源配比義務制度(Renewable Portfolio Standards, RPS)改由新制定之再生能源饋網電價(Feed-in Tariff)制度取代,以加速再生能源之發展。

日本再生能源饋網電價法案(Act on Purchase of Renewable Energy Sourced Electricity by Electric Utilities)於2011年8月26日在參議院通過後,交由下議院批准。政府的長期目標希望於2020年再生能源發電占比達20%。新能源法案已於2012年7月開始實施,公用電力業者有義務必須收購合格之再生能源發電並提供聯網服務,日本經濟產業省每年負責訂定各種再生能源發電的收購費率、收購期間以及頒發認證再生能源發電的合格證明。

總結來說,所涵蓋的範圍是可轉為電能的部分,包括風能、太陽能、生質能、地熱與中小水力等,躉購電價的補貼來源,主要來自電力用戶端,並至少每三年對申請案重新審視。日本於2012年4月11日召開公聽會,做出躉購電價初步結論,最後此費率經由日本經濟產業大臣枝野幸男於6月18日核准,適用躉購電價的再生能源來源,包含太陽光電、風力、地熱、中小水力與生質能等。

而今(2015)年2月日本政府更修改再生能源收購價格,日本經濟產業省於24日公佈了2015年度(2015年4月起的會計年度)再生能源的收購價格方案,除了導入速度較慢的地熱發電、風力發電及中小型水力發電的收購價格將維持不變外,其他都有幅度不小的調降。

其中輸出在10kW以上的產業用大規模太陽能發電的收購價格(指每kWh的價格、不含稅)將自2014年度的32日圓調降5日圓至27日圓(將分兩階段調降,4月先降至29日圓、7月再降至27日圓),此將創下史上最大降幅記錄。而輸出未滿10kW的家庭用太陽能收購價格也將自2014年度的37日圓調降至33-35日圓;產業用、家庭用太陽能收購價格皆為連續第3年進行調降。。

而2015年2月3日的新能源小委員會還公佈了2030年的太陽光電發電導入容量預測—1.4億kW(140GW)。達到這一導入容量的前提是目前的開始運轉量(年約770萬kW)一直保持下去。這表明了日本國內太陽光電運營商的最大施工能力。

3. 2015年公布之2030年再生能源與核能發展目標

2003到2012年日本再生能源佔總供電量之比例,如下圖顯示,可看出日本再生能源持續成長,其中以太陽光電之成長最為迅速。

圖1 2003-2012年日本再生能源使用比例
圖1 2003-2012年日本再生能源使用比例
資料來源: 第10屆台日能源合作研討會,日本經產省簡報資料。

為達到提升再生能源發展之政策,日本政策分會長期能源供求預測小委員會於今年3月舉行第4次會議。並在會議上宣布,日本計畫在2030年將再生能源總供電量比重拉升至20%之上,2030年5種再生能源(太陽光電、風力、水力、生物質、地熱)的導入量預測值加在一起,比例將達到約21%。

而日本經濟產業省2015年3月10日公布,按照這一估算,預計太陽光電的裝機容量將達到6141萬kW,發電量約為700億kWh,在電力能源構成中佔7%。該小委員會已開始討論2030年的理想能源結構(電力能源構成)。今後將按照先掌握可再生能源最大限度的實際導入量預測值,然後再確定其他電力能源比例的順序來討論屆時太陽能、地熱、水力和生物質能的發電量將達2140億度(kWh)。

核能部分,則考慮佔總供電比例之15%到20%間,較2010年福島核災發生前之28.6%的比例更低。此目標得以實現安倍內閣所宣示之逐漸減少對核能之依賴,並促進潔淨能源發展之方向。

3. 2014年《能源基本計劃》

  2014年2月25日,日本政府召開會議,訂定新《能源基本計劃》草案,繼續推動重啟核電站相關計畫。目前,日本國內對於重啟核電站之議題,意見分歧嚴重,日本政府面對強大壓力,仍堅持重啟核電站之決定。在《能源基本計劃》草案開頭寫明「福島的重建與復興是能源政策重新建構的出發點」;在該草案中,日本政府將核電定位為重要基荷電源[1],除了提出要重啟核電站外,該草案更強調將加強再生能源的相關工作,具體措施包括:縮短環境評估時間等放寬管制、研發大型蓄電池、構建送電配電網等。此外,日本政府將與執政的自民黨及公明黨進行協商,已於2014年4月11日的內閣會議上正式通過。

日本能源草案分為五部分,分別為日本能源根本課題、能源供需政策的基本方向、能源供需的長期性、全面性計畫、促進能源戰略及技術開發、促進與全國人民之溝通等。

在第一部分能源根本課題中,主要討論的日本對於能源高度依賴海外資源所造成的供給結構之脆弱性、人口減少、技術革新所帶來之中長期能源需求結構之變化、新興國家對於能源需求之擴大,所造成能源價格之不安定化等挑戰。

此外,在福島核災之後,國際上與日本境內都出現對於核能安全相關之討論。日本在此部分主要著重於對於化石燃料依賴之增加、電業結構轉變所造成的電價上漲、溫室氣體排放量上升、用電尖峰時期緊急電力輸送漏洞、民眾對於電力部門的不信任感等議題進行討論。對於國際議題則著重在中東、北非等能源供應區域因政治不穩定所帶來問題、北美頁岩氣革命所帶來之世界能源供需結構變化、新興市場擴大引進核電等現象進行討論。

第二部分的能源供需政策基本方向,首先針對政策須朝向多層次、多元化且具彈性的供需政策進行討論,並闡述3E+S的基本觀點,即能源安全、經濟效率、環境(3E)加上安全(Safety)之前提。

日本將其能源分為一次能源與二次能源進行規劃[2],一次能源中分為再生能源、核能、煤炭、天然氣、石油、液化石油氣(LPG)等,其中針對再生能源項目,計畫自2013年起,加速推動太陽能、風力、水利、地熱以及生質能項目之發展。

在二次能源方面,首重電力輸送的穩定、安全與效率,並強化太陽能、地熱、水力等熱能之轉換與使用,此外,亦須強化氫能在熱能與電能中扮演的角色。

第三部分為制定能源供需相關之長期性、全面性的計畫。主要分為確保穩定的能源供應、節能社會的實現、加強再生能源發展、核能政策的重構、化石燃料效率之提高、供應結構之改善與強化、能源產業與市場整合、能源產業改革以及擴大與深化國際合作。對此,主要強調在美國頁岩氣革命、中東政情動盪等所帶來的能源結構轉變,日本需要即早擬定對策,如強化能源產業的整合、訂定短中長期之發展目標以及深化國際合作等,期盼可以透過以上政策與目標制定,有效協助日本在動態的能源環境中,發揮優勢並持續帶領能源產業與技術之發展。

為了達到以上目標,日本在第四及第五部分中,提到需要透過技術開發藍圖之制定,建立綜合性、長期性的政策及戰略規劃,並加強與民眾之溝通,讓民眾了解能源的使用以及發展。

四、最近能源動態發展

(一)限制煤炭火力發電

日本經濟產業省(METI)將對溫室氣體排放量較多的煤炭火力發電站建設進行限制。除了將煤炭火力發電在各電力公司火力發電中的佔比控制到最多50%左右(按電力量計算)之外,還要求在新設發電站的同時,廢除或停止運行發電效率較低的老舊發電站。促進火力發電的更新換代,進而實現作為國際公約的溫室氣體減排目標。2016年以後,日本的電力公司有義務遵守這一指標。

針對新設的火力發電站,也將設定發電效率標準,不允許建設低於這一標準的發電站。通過將老舊的發電站更換為排放量較少的最新發電站,進而減少日本整體的排放量。

 (二)提升再生能源發電占比

據METI統計顯示,日本2013會計年度再生能源發電量占總能源發電量的10%。METI 表示,要在2030年前,讓來自地熱能、水力發電及生質能年發電量達1,300億度電;包括太陽能及風能在內等所有再生能源發電量,則是要在2030年前,達到年發電量2,100億度電。日本環境省委託智庫三菱綜合研究所所做的研究報告指出,只要能降低材料及工程費用,將使太陽能、風能、地熱能及生質能的效益更高,因此再生能源占總發電量達30%是可行的,也就是說,要達到METI所設定20%目標其實並非難事。

就日本目前狀況而言,METI認為地熱能、水力發電及生質能為最有效益的核能替代選項,而釋出再生能源發電目標,無非是希望能藉此降低國內對核電的依賴。

(三)重啟核能發電

在福島核災後,引發日本國內強大的反核聲浪,民主黨政府於是在2012年9月提出「革新的能源環境戰略」,並以2030年代核電歸零為政策基調,不再新建和擴建核電廠。接著,於2012年12月政黨輪替後,自民黨安倍晉三首相立即公開表示,將重新檢討民主黨政府零核電的能源政策,在經過1年多的會議討論後,於2014年4月11日公布第三次修訂的「能源基本計畫」,對核能政策提出:1.核能在穩定能源供需結構上,為重要的基載電源;2.在確認符合世界最嚴格的基準下,推動核電廠的重新運轉;3.透過節能和再生能源的導入等,盡可能降低對核能發電的依賴;4.依據日本未來能源供應上的限制,檢討確保核能發電的規模等方針。

(四)擴大油氣合作與發展

在核電危機後,日本加快全球能源擴張的步伐,美國的「頁岩氣革命」將給日本提供更多的廉價天然氣資源。日本政府將制定相關制度,計畫自2013年4月起,透過「石油天然氣金屬礦物資源機構(JOGMEC)」向參與美國頁岩氣開發項目的日本企業提供資金保證。計劃由大阪GAS和中部電力、三井物產和三菱商業、住友商事及東京GAS在美國推進的頁岩氣開發項目將成為享用該優惠政策的首個計畫。而日本最大的天然氣消費商-東京電力公司簽署了從美國購買液化天然氣的協議;計劃從2017年開始從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卡梅倫的液化氣接收站購買液化天然氣。這個擬議中的出口項目獲得了美國桑普拉能源公司、日本三井和三菱公司以及法國天然氣蘇伊士集團的支持。此外,2014年年底日本安倍首相訪問墨西哥時,亦提出有意協助墨西哥開採頁岩氣,並希望從2020年年中開始從墨西哥進口頁岩氣,以積極拓展日本新的替代能源。

(五)加速可燃冰探勘與開採

日本經產省為確保國產天然氣供應,決定於2013年夏季開始在日本近海展開可燃冰(天然氣水合物)儲藏情況調查,日本於2013年3月在太平洋一側開始試驗性生產,新瀉縣佐渡島西南海面,並於4月開始油氣的試開採。這種表層性可燃冰曾於2003年在日本海的上越海域被發現過,因經濟價值不明朗,日本政府未推進相關調查和研究。在311地震後,因液化天然氣進口連續兩年創歷史最高紀錄,也使2012年日本創下歷史最高貿易赤字紀錄。為此,日本政府決定重新對可燃冰的開採可行性進行調查。

目前已探明儲藏的區域主要是太平洋一側的渥美半島、志摩半島海域,「石油天然氣金屬礦物資源機構(JOGMEC)」與產業綜合研究所正進行該區域內被稱為沙層型可燃冰的生產,2013年3月份已成功開採,為世界首次開採自海底的可燃冰。在2014年12月25日日本經濟産業省發佈日本附近海域的「可燃冰」埋藏情況調查報告,在新澙縣上越海域和北海道日高海域等4海域又新發現了746處可燃冰埋藏點。加上13年度發現的225處,日本掌握的可燃冰埋藏點達到971處。並計劃在2015年度繼續實施調查,以日本海一側為重點掌握日本近海的可燃冰埋藏量。

(六)氫能發展之推動

日本政府努力促進「氫能社會」之實現,主要因為2020年即將召開奧運會,期望能向1964年東京舉辦奧運會時有了新幹線和高速路,這次希望將氫能留給世人。

而為更好地完成氫能源的推廣,2014年6月日本經濟產業省發佈到2040年的「氫社會」戰略路線圖,將氫能及相關產業作為未來重要的戰略性產業予以大力發展;7月日本新能源與產業技術綜合開發機構發布了《NEDO氫能源白皮書》,明確日本氫能源的技術開發方針。後續日本經濟產業省更決定,將放寬給燃料電池車補給氫的加氫站的安全審查。至此,日本國家認定廠商在都道府縣的審查期間由原來的約1個月縮短到半個月。

目前在日本全國有9家加氫站,未來包括促進設置低成本小型加氫站在內,日本2015年計劃修建100所加氫站,以推動氫能發展。

資料來源

  1. NRA官網http://www.nsr.go.jp/english/e_nra/outline/02.html
  2. The 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3. 日本經濟產業省
  4. 日本能源與政策發展情勢,台灣經濟研究院
  5. OECD Japan - Economic forecast summary (November 2015)
  6. Economic and Energy Outlook of Japan for FY2016
  7. 日本GDP表現得看服務業氣色
  8. 國際經濟情勢分析(2014Q4)
  9. 日本2013年能源白皮書
  10. 日本2014年能源白皮書
  11. 日本新版能源基本計畫─新計畫將核能定位為重要的基載電源,推動核電廠的重新運轉
  12. 日本將出台新規限制煤炭火力發電
  13. EDMC(The Energy Data and Modelling Centre(2014a). The Energy Data and Modelling Centre Handbook of Energy and Economic Statistics.The Institute of Energy Economics Japan(IEEJ)ed.s.l.The Energy and Conservation Centre,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