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國際合作邁向能源新世紀

APEC各會員體能源資訊分析

智利

一、能源基本情勢

(一)能源需求與供給概述

智利是南美洲唯一的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of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成員,是全球最主要的銅礦生產與出口國,其為南美洲第五大能源消費經濟體,但與該區域其他大型經濟體相較,其所蘊藏之化石燃料相當有限,依油氣期刊(OGJ)之統計,2016年初來看,智利之原油蘊藏僅150百萬桶,與其他中南美洲國家相比相當稀缺,能源消費主要來自進口,近年來為提升自給率,智利持續探勘麥哲倫盆地(Magallanes Basin),據信可能有約24億桶之頁岩油蘊藏,但未有進一步數據。

依國際能源總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於2018年之統計,2016年智利之初級能源總供給(Total Primary Energy Supply, TPES)為37795千公噸油當量ktoe,包括:煤(18.75%)、原油(23.57%)、煉製油品(19.07%)、天然氣(11.50%)、水力(5.29%)、地熱與太陽能等再生能源(1.25%)、生質能與廢棄物能(20.56%),未有核能發電,2010年至2016年之TPES年均增長率為3.34%;

2016年智利之最終能源總消費(Total Final Energy Consumption, TFC)為26491 ktoe,包括:煤(0.85%)、煉製油品(55.86%)、天然氣(6.38%)、地熱與太陽能等再生能源(0.12%)、生質能與廢棄物能(14.02%),電力(22.78%),2010年至2016年之TFC年均增長率為2.44%。

(二)能源組合與發電結構

電力部門方面,智利之電力系統分成四個部分,主要為在北部之「北方大型聯網系統(Norte Grande Interconnected System, SING),佔智利整體裝置容量之20%,以及中部之「中央聯網系統(Central Interconnected System, SIC)」,佔智利整體裝置容量之79%,以及Aysén與Magallanes二個極南端之小型電力系統,因智利地型狹長,幅員遼闊,兩個主要電網難以整合。

智利主要依賴煤炭及水力發電,兩者佔整體發電之一半,再生能源發電以太陽能及風能為主,持續增加,依IEA於2018年之統計,智利2016年之總發電量為79307 GWh,較前一年略為上升5.20%,發電量來自煤(38.12%)、石油(3.67%)、天然氣(14.94%)、生質能(7.51%)、水電(29.35%)、太陽光電(3.33%)、風電(3.09%);

電力總消費量為70171 GWh,較前一年略為上升4.72%,其中工業部門之消費為大宗,超過整體消費之一半,約為62.15%,其餘為家用(19.38%)、商業與公共服務(16.94%)、運輸(1.41%)、及漁業使用(0.12%)。

(三)能源進出口概況

進口方面,依智利國家能源部於2018年之統計資料,2017年智利進口原油91.978兆卡(Teracalories, TCal)、煤炭70.279 TCal、天然氣38.941 TCal。智利於2009年開始進口液化天然氣(liquid natural gas, LNG),目前已是最主要的天然氣進口形態,依BP於2018年之統計資料,2017年智利進口之天然氣主要來自千里達及托巴哥共和國(79.55%)、美國(15.91%)、卡達(2.27%)、赤道幾內亞(2.27%),其在北部及中西部有Mejillones及Quintero兩個氣化站,未來更規劃擴大Mejillones氣化站之氣化能力。

出口方面,依智利國家能源部於2018年之統計資料,2017年智利出口煤炭3.895 TCal,智利有少部分煤炭蘊藏,礦區主要位於Lota/Coronel及Tierra del Fuego(智利最南端)兩處,於2018年時,智利承諾將減產煤炭;智利自2016年開始,透過位於北部及中部之天然氣管線,向阿根廷出口天然氣,以及依2015年最高法令第7號令之規定,由AES Gener SA公司授權於2016年開始向阿根廷出口電力,其後智利與阿根廷並達成電力與天然氣之交換協議,依智利國家能源部於2018年之統計資料,2017年智利出口天然氣1.967 Tcal及電力34 TCal。除此之外,智利於2017年尚出口煉製油品5.290 TCal。

 

二、能源政策與主管機構

(一)能源主管機構

智利原設有礦業及能源部,職司國家能源及礦業投資計畫之規劃、能源及礦業投資計劃審核、能源及礦業投資資格審核。為有效執行能源政策,並完善分工能源事務,智利政府於2009年將礦業及能源部改組,並於2010年分別成立礦業部及能源部,由國家能源委員會(Comision Nacional de Energia, CNE)與核能委員會(Comision Chilena de Energia Nuclear, CCHEN)負責能源公共政策的計畫與評估,以及開發計畫之集中管理,及經濟部下的電力與燃料管理局(Superintendencia de Electricidad y Combustibles, SEC)與智利能源效率署(Chilean Energy Efficiency Agency)負責監督管理。為減少對進口化石燃料的依賴,生質燃料的使用在智利逐漸嶄露頭角,2008年智利政府於能源部下成立一個部際生質燃料委員會,負責各單位間相關具體行動、計畫及政策之提議及聯絡。

智利電力企業由國家能源委員會(CNE)、經濟與能源部(Ministrio de Economia y Energia, MEE)和電力與燃料管理局(SEC)等3 個機構進行監督管理。CNE負責有關能源的綜合性政策,對於電力部門則包括國家投資、與其他部門協調進行發電、輸電開發計畫等,並承擔電價和配電附加費的計算確定。經濟部對CNE算定的費用進行認可、公佈。1985 年在經濟部設立了電力與燃料監督局(SEC),以監督調查有關天然氣、電力之輸送、生產、供給、儲藏的技術標準;在電力領域則包括制定和強化技術標準的作用,該機構已通過法律明確其許可權。

(二)能源政策

1. 國家能源政策架構

由於智利高度仰賴國外能源進口,為確保國內能源供應安全,並降低國際能源價格波動之影響,智利目前的能源政策以民間投資及部門計畫為重點項目,並以達成能源自給、提升能源效率與安全及能源永續性及公平性為能源政策架構之共同遠景,為達成上述目標,未來能源政策之發展可能遇到的挑戰包括:

  • 追求經濟與能源需求平衡發展;
  • 限制能源使用以滿足能源需求;
  • 促進能源多元化以降低供應危機及價格風險;
  • 以減少能源使用促進競爭力;
  • 結合地方發展及環境保護以促進能源發展;
  • 降低氣候變遷所帶來的風險與影響;
  • 利用國際合作機會發展先進技術、公共政策及整合;
  • 確保能源公平供應;
  • 培養因應能源價格及供應短缺之能力
  • 建立法規及制度架構以因應未來挑戰。

2. 能源政策發展原則

  • 智利的能源政策主要是促進能源部門的動態發展,及全面的經濟成長,並使人民有更好的生活品質。為了達到這項目標,政府發展其能源部門,主要基於下面幾點原則:
  • 促進能源部門的自由競爭市場,而政府的角色就是管制市場,以避免市場扭曲,尤其是在自然獨占之地區;
    败 改善能源供應情況,例如改善能源生產與服務品質及安全;
  • 基於反映技術與管理方面的進步,促進經濟的國際競爭性,且提供貧困人民的消費機會,希望降低能源生產與服務的價格,並持續刺激投資;
  • 減少重要產品價格的異常波動,以保護能源消費者,尤其是由短暫市場扭曲所造成的因素;
  • 以一有效之機制給予該些無法取得主要能源資源部門必要之支持與協助;
  • 保護環境的發展與遵從政府的管制。

3. 能源政策指導綱要

智利能源政策的主要目標在兼顧「穩定能源供應」、「經濟成長」、「人民與產業生活福祉」與「環境保護」,為了達成此目標,依循的指導方針有:

  • 確保法規環境的穩定以降低投資風險。
  • 強化國內競爭環境、增加國際市場的參與情形、以及增加能源多元化。
  • 創造等同於完全競爭市場之能源產品、服務價格及品質的環境。
  • 強化能源永續發展與能源使用效率。
  • 運用經濟透明機制達成社會平等。
  • 監督能源安全與穩定。
  • 運用國際情勢帶來之機會,並評估潛在可能問題。

因此,為推動能源穩定發展,智利為全球最早進行電力部門改組的經濟體之一,早於英國提出電力部門解除管制之策略,並被其他南美經濟體作為典範模式使用。目前智利電力部門已完成民營化。但是石油部門之探勘、開採與煉製工作依然由國營ENAP進行,零售業則已民營化。

4. 能源安全政策

智利境內自給能源不足,因此能源供應安全與提升能源效率為其能源政策之重要課題。智利政府因而制定「能源安全政策」,透過短、中期措施尋求能源供應多元化之發展,並鼓勵提升能源使用效率,以強化智利之能源安全。其中短期措施包括:

  • LNG供應廠興建計畫
  • 推動碳氫能源之勘採活動
  • 加強能源供應之國際招標採購工作
  • 水力發電之操作安全計畫
  • 節能獎勵計畫
  • 備用渦輪機之選址研究
  • 訂定火力發電廠之溫室氣體排放量標準
  • 加強能源效率計畫
  • 盡速解決發電業者之天然氣運輸及商業問題

長期措施包括:

  • 發展再生能源
  • 制定生質燃料發展之政策

5. 2012-2030 能源發展策略(National Energy Strategy 2012-2030)與2014-2018能源計畫(The 2014-2018 Energy Programme)

本策略文件由智利能源部制定,環境部和礦業部參與協助,規劃涵蓋計畫執行基本原則、目標與具體措施,旨在逐步引領智利達成國內電力潔淨化、強化國家能源供應安全,以及提升能源有效性之三大目標。智利政府除表示將重整國內能源調度系統、提升電力市場競爭力外,亦藉此宣告智利將不會採用核能發電。在此策略規劃中,提升能源使用效率被視為首要執行目標,智利政府為此訂定2010-2020能源效率行動計畫,希望透過獎勵擁有能效標誌企業、推廣家庭和公共照明能效等手段,降低12%的國內能源消耗量。

再生能源方面,智利政府則計畫透過公開招標和補貼的方式刺激民間企業對包括太陽能、風能、生質能與水電等共七項再生能源發展的參與度。另外,智利政府還計畫再進一步成立一專司再生能源發展之指導機構。智利總統復於2014年5月15日宣布實施「2014-2018年能源計畫(The 2014-2018 Energy Programme)」,該計畫主要包括以下7個部分內容:

(1) 著力發揮政府作用:在能源部設立新機構,專職負責參與與對話、監管協調以及能源需求等職能;加大對公平準、市場研判與政策制定等方面投入;確立短、中、長期能源構成調整目標;推進電力與天然氣價格透明化;加快電力與燃料監管局現代化改革。

(2) 降低成本,提高競爭力:2014-2018年能源行動計畫將以天然氣發電取代燃油發電之方式,爭取2017年降低30%的能源邊際成本。為此,智利政府要求國家石油公司(ENAP)應向第三方提供天然氣,並允許閒置的聯合循環發電廠開始營運等,透過以上措施,將能源邊際成本從每1百萬瓦(MWh)時151美元,降至105美元。

(3) 提高能源效率:為提高能源效率,智利制定能源效率法案,以提高工業和礦業能源效率;家庭、商業和小微企業能源效率;公共部門能源效率等不同部門之能源效率。

(4) 制定地方與區域性能源計畫:根據各地區實際情況制定全國水電站建設計劃,在全國範圍內確定建設大型水電站的流域與條件;同時考慮設立一個新的民眾參與機構。

(5) 擴大電力傳輸系統:智利政府研擬新的電力部門監管法規,以取代現有之管理,而解決不含括水電之非常規再生能源(ERNC)電力併網、北部電網電力配送中心(CDEC)改革、以及SIC與SING電網之併聯整合。

(6) 加大能源項目投資力度:智利政府將通過能源部對專案建設進度進行追蹤與監督,確保專案儘早竣工運轉;並支持熱電站開發與建設;推動國家資本參與招標專案,保證經濟增長所需基本能源供應。

(7) 開發能源資源:重點開發永續水力發電;確保完成非常規再生能源發展目標、積極促進地熱發電,以及改善木柴燃料之使用等。

6.訂定「能源2050(Energy 2050)」整體能源政策

於2015年12月時,智利總統Michelle Bachelet同意一項新的能源策略──「能源2050(Energy 2050)」,是國家整體面之長期能源政策,此政策於研議過程中,經過一系列對全國進行公眾諮詢的過程,是公眾參與訂定國家層級能源政策之典範。主要有四個主軸,即:

  1. 兼衡供應安全與品質;
  2. 將能源視為經濟發展之基礎;
  3. 發展對環境友善之能源結構;
  4. 能源效率與節約能源並重。

「能源2050」同時設定2035年目標及2050年目標,主要目標上,在電力供給與溫室氣體排放方面,預於2035年時與安地斯地區與其他南美洲夥伴國達成電力互聯協議,於2050年促進電力網聯通完成,並使能源部門之溫室氣體排放低於目前之情境趨勢(BAU),且至2035年溫室氣體排放強度降低30%、至2050年使能源消費與經濟成長脫勾,目前智利僅與阿根廷有電力互聯協議,而能源消費與經濟成長於2015年時有達成30%脫勾之成果;核能之發展並未列入智利之短期能源供給選擇。

在能源中斷方面,除不可抗力之情況外,於2035年達成智利全區之各分區能源中斷累計時數不超過4小時,於2050年進階為1小時,目前約為6.5小時;在提升能源可取得性方面,於2035年提升住宅與其能源使用之韌性,於2050年使所有區域均可取得與使用能源;在開發案方面,於2035年著重開發者之在地參與,於2050年達成整體、區域、地方之政策管理工具並重;在電價方面,達成至2035為OECD中工業與住宅平均電價最低前五名,至2050年為前三名;在再生能源電力方面,至2035年達成60%之再生能源電力配比,於2050年達成70%配比,目前約為35%;

在能源效率方面,於2035年所有大型能源消費者需採用合於規定之能源效率措施,至2050年所有建務與設備依照OECD標準設置,並裝設智慧能源管理系統;於2035年在公共運輸部門採購符合能源效率規範之車輛,至2050年達成所有部門均符合能源校率規範,採用節能設施,在智利市場銷售之電器均符合能效規定。

 

三、重點能源發展趨勢

(一)太陽能產業急速擴張,須思考因應之道

智利太陽能產業迅速擴張,不僅可與市電競爭,更甚至或可達到部分電力免費,在礦業生產興盛與經濟成長帶動下,智利對能源的需求不斷增加,此有助於促進29座太陽能發電場的開發,在更北的採礦心臟地帶,更多太陽能發電場已經興建完成,另有15座正在規畫中,該等太陽能發電廠負責供應中央輸電系統。惟銅礦因全球產量過剩致生產停滯、經濟成長減緩之際,能源價格下跌,造成對部分地區之電力供過於求,而形成價格波動。有論者認為,從全國電網併聯之狀況與再生能源發展政策來看,智利之再生能源過度著重短期發展,忽略長期規劃。目前,智利政府正進行溝通南北電網之輸電網之鋪設,期能透過北電南供,解決供過於求問題,然而肇因於地形與其他問題,是否能依預定於2017年鋪設完成,是一大挑戰。

 

參考文獻

  1. Andrew Burger, Solar PV Achieving Grid Parity in Chile, Renewable Energy Eorld, April 22, 2015, http://www.renewableenergyworld.com/articles/2015/04/solar-pv-achieving-grid-parity-in-chile.html
  2. Dom Einhorn, Chile’s mining industry: A pillar of the Chilean economy, Born2Invest, March 31, 2015, https://born2invest.com/articles/chiles-mining-industry-a-pillar-of-chilean-economy/
  3. EnergyTrend, 拉美最大!智利246MW太陽能電站竣工, 2016年11月11日,http://pv.energytrend.com.tw/news/20161114-14307200.html
  4. European Commission Press release, EU and Chile to start negotiations for a modernised Association Agreement, November 13, 2017, 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_IP-17-4606_en.htm
  5. Ewa Krukowska and Jess Shankleman, Countries Across Americas Step Up Cooperation on Carbon Pricing, Bloomberg, December 13, 2017,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7-12-12/countries-across-americas-step-up-cooperation-on-carbon-pricing
  6. IAEA, Country Nuclear Power Profiles 2018 Edition, CHILE, https://www-pub.iaea.org/MTCD/Publications/PDF/cnpp2018/countryprofiles/Chile/Chile.htm
  7. IEA統計資料庫,http://www.iea.org/statistics/statisticssearch/
  8. Matt Craze, Chile Becoming the Most Attractive Renewables Market, Renewable Energy Eorld, October 7, 2014, http://www.renewableenergyworld.com/news/2014/10/chile-becomes-most-attractive-renewables-market.html
  9. Ministry of Energy, ANNUAL PROGRESS REPORT A good year for energy in Chile, March 2016
  10. Sonal Patel, Chile to Pursue Dramatic Coal Generation Reduction, April 1, 2018, https://www.powermag.com/chile-to-pursue-dramatic-coal-generation-reduction/
  11. U.S. white house statement and release, Joint State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le, September 28, 2018,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joint-statement-united-states-chile/
  12. Vanessa Dezem and Javiera Quiroga, Chile Has So Much Solar Energy It’s Giving It Away for Free, June 2 2016, Bloomberg,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6-06-01/chile-has-so-much-solar-energy-it-s-giving-it-away-for-free
  13. Xinhua NET, Feature: In Chile, China-funded wind farm boosts clean energy, August 28, 2018,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8-08/28/c_137425147_2.htm
  14. Xinhua NET, Interview: Chile-China cooperation key to realizing "shared dream," says Chilean FM, September 13, 2018,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8-08/28/c_137425147_2.htm
  15. Xinhua NET, Upgrading China-Chile FTA to boost both economies: Former ECLAC official, November 15, 2017,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8-08/28/c_137425147_2.htm
  16. 太陽能跑得快智利有點煩,綠色能源資訊網,轉引註:聯合晚報,2016年6月5日
  17. 智利能源部,http://www.energia.gob.cl/
  18. 智利國家能源統計,http://energiaabierta.cl/visualizaciones/balance-de-energia/
  19. 經濟部國貿局,中華民國進出口貿易統計系統,https://cus93.trade.gov.tw/FSC3000F/FSC3000S